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焦点 | 传统村落热现象背后莫忘冷思考

2016-01-07 17:2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焦点 | 传统村落热现象背后莫忘冷思考


传统村落热现象背后莫忘冷思考

焦点关注

“自从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名录之后,每周来我们村参观考察的、谈合作的应接不暇。像这样的传统村落,如今能引起各个层面人群的广泛关注是好事,但就其保护发展的长远道路而言,还是不要过急的好。”12月4日,中国建设报记者在实地走访位于浙江省义乌市、兰溪市部分传统村落并跟基层管理者交流时,难得听到这样的声音。

近年来,中央及有关部门对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问题越来越重视,新一届领导集体更是将传统村落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的意义提到事关中华民族文化复兴、文化自信这样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陆续颁布了相关政策,还组建了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国家旅游局7部门共同牵头的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组,中央财政也首次计划用3年时间集中投入超过100亿元推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

在多项利好政策的推动下,地方政府、旅游公司、地产企业、设计机构、文旅发展类基金、NGO组织乃至不少个人都纷纷涌向传统村落保护发展领域。各类论坛、研讨会随之遍地开花,或集百家之言讨论现实问题、寻求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长远可持续之道,或追随社会热点为地方、机构及企业利益营销造势。一时间,“传统村落”成为一种备受关注的“热现象”,但正如上述基层管理者而言,与此同时,切莫忘记“冷思考”。

别只为钱才爱上传统村落

“如果只是单纯地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名录,没有中央财政就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计划投放的100亿元资金,一些地方政府、旅游公司、设计机构乃至NGO组织还会像现在这样对传统村落这么上心吗?”

12月5日,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指导下,由金华市人民政府、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联合主办,义乌市人民政府、浙江省村镇建设与发展研究会、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院承办的“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研讨会”上,一位与会代表的反问引起本报记者及不少关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媒体同行的思考。

在各地初步评价推荐的基础上,截至目前,经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评审认定并公示了前3批共计2555个国家级传统村落,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组正在对2015年申报的要被列入第4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名录的申报资料进行复查,近期也将对外公布。

与此同时,2014年面向全国第一批327个传统村落的16.8亿元补助资金目前已全部拨付到位。首批受益传统村落每个村可获平均300万元资金用于环境改善和基础设施建设等。

“尽管前3批全国已有2555个村落被列入中央财政资金支持范围,但到目前为止,真正拿到中央财政资金支持的村落占比并不大,中央财政毕竟有限,每一分都务必花在刀刃上,所以相关部门十分谨慎。”国家七部局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曹昌智表示。

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保护发展传统村落、抢救中华农耕文明遗产的确迫在眉睫,分秒必争。但在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专家看来,这项工作绝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不能只为钱才爱上传统村落,不科学的“保护”跟不恰当的“发展”,给传统村落带来的破坏往往比自然损坏、建设性破坏更大。

真实性是传统村落的生命

近日,北京绿十字生态文化传播中心主任孙君一篇名为《乡愁,还是愁乡?》的文章引发无数人对传统村落及乡村真实性的思考。“一些地方的新农村建设把原有田园乡村变成如棚户区一样的小区,把原有的乡村情怀变得俗不可耐,把原有农民的家、菜园、宽敞的房子挤压成了国家标准的人均30平方米的家......城市人尤其是设计师们为了获得富裕人手中的碎银子,开始满足穷人的乡愁,开始把乡村的百年千年古树移到城市,把百年老屋搬到城市,把磨子与八仙桌移到奢侈的会所,以化解城市人的乡愁......乡愁,真的变成了愁乡。”

正如其所言,不少参与者都在盲目采用城市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来进行所谓的传统村落保护和乡村建设,用城市的科学和技术来引导今天的乡村,却忽略了传统村落及乡村的真正生命—真实性。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副司长王旭东特别强调,经多年努力,我国传统村落过快消失的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理念已逐渐被社会各界广为接受,但下一步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的任务仍十分艰巨。

“尤其在传统村落真实性保护方面,需要找到更多有效途径,杜绝无中生有、照办抄袭,避免拆房、砍树等等改变传统村落历史风貌的行为。同时还要注重保护好传统村落周边建筑和环境,以及它们之间内在的关系,注重保护传统村落历史、经济、社会等各方面价值的完整性,避免过度追求经济价值。”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段德罡在实地调研某个被发展成为当地新型旅游景点的传统村落时也发现,其隔壁的村民和村长对该村发展旅游的看法截然不同。村长觉得该村通过引入旅游资源造福了当地百姓,有政绩;而村民却觉得发展成旅游目的地后,该村村民唱歌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别人而唱,彼此之间的邻里关系也生疏了不少,这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乡村田园生活,感觉彻底“变味”了。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阮仪三就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村落要保护也要发展,但得是“活”着的中华文明博物馆,一定要讲究经济、社会、文化的真实性和延续性。保护传统村落的核心是保护村民,他们是活着的传统村落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留住村民,保护他们原有的生产及生活场所,才能保持传统村落的原真活力。


走进绿水青山,见证美丽乡村,诚邀村官们前来投稿,关于促进乡村经济发展的各类稿件,谢谢您的支持!
唯美乡村
weimeicountry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