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子不语 故事二则

2016-12-09 19:08: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子不语 故事二则

一、蒙化太守

原文

  无锡曹五辑为云南蒙化太守,其子某,庚午举人,江苏巡抚庄滋圃之门生。乾隆二十一年,无锡大疫,华剑光之子某素好行善,出古画数幅,托孝廉售之,嘱曰:“得八百金,为本邑埋葬死人之费。”曹带往苏州,以画呈庄公。庄念曹本义举,画亦佳,竟与八百金。曹归,以八十金付华曰:“价只此。”华无奈何,勉力补凑,得数棺,为瘗其暴骨者,余棺犹有待也。

  未几,孝廉病卒。太守哀悼不已,焚牒于东岳神,自称:“居官清正,子无罪,不宜得此报。”归而假寐,见青衣人持东岳神帖请往。至大殿外,神迎于阶下曰:“公见责良是,但尔子近为不肖之行,屯人之膏,令千百人骨暴原野。公不信,可归至尔子书斋启笥视之。”言毕,命人拥一囚至,枷锁锒铛,即其子也,太守抱之哭。惊醒,急往其子书斋启笥,尚余七百余金。询其仆,方知鬻画匿价之事,其子媳亦未知也。太守自此哀子之思为之少衰。


译文

   无锡人曹五辑曾在云南的蒙化做太守。他的儿子某,是庚午年的孝廉科的举人,江苏巡抚庄滋圃的门生。在乾隆二十一年的时候,无锡发生很大的瘟疫,华剑光的儿子华某一贯乐善好施,就捐献出几幅收藏的古画,让曹孝廉去义卖,嘱咐他说:“最好能买得800两银子,拿来收埋本城病死的人。”曹某把画带到苏州,到自己的老师庄巡抚那里出售。庄巡抚为曹某的义举感动,而且画确实质量不错,就给了他八百两银子。曹某回到无锡,却只把其中八十两银子交给华某,说“只卖了这么多钱。”华某没办法,只好努力东拼西凑买了几具棺材,收埋了几个暴露的尸骨,其他的遗体则没有足够的棺材来埋葬了。

   没多久,这个曹孝廉就病死了。曹太守非常悲伤,就写了一份文牒烧给东岳神,说“我为官清廉正派,儿子又没有罪过,不该遭受这种惨剧啊!”回到家里刚睡着,就看到有青衣人拿着东岳神的名帖来,请他过去说话。走到一个大殿门口,东岳神走到台阶下来迎接他说:“您是个好官,这说得没错;但您的儿子最近干了宵小的行径,吞了别人的福祉,让千百具白骨曝尸荒野。不信的话,您回去之后,去公子的书斋,打开那个盒子看看就知道了。”说完,让手下人带来一个囚犯,披戴着枷锁镣铐非常狼狈的样子,正是曹太守的儿子。曹太守抱住儿子痛哭,顿时就惊醒过来。赶忙到儿子的书房,打开一个盒子,发现里头有七百多两银子。找来儿子的旧仆人询问,才知道这个买画昧钱的事情。这个事情连儿媳都不知道呢。从此,曹太守也就不怎么思念这个死去的儿子了。


二、山东林秀才

原文

  山东林秀才长康,四十不第。一日,有改业之想,闻旁有呼者曰:“莫灰心。”林惊问:“何人?”曰:“我鬼也,守公而行,并为公护驾者数年矣。”林欲见其形,鬼不可。再四言,鬼曰:“公必欲见我,无怖而后可。”林许之,遂跪于前,丧面流血,曰:“某蓝城县市布者也,为掖县张某某害,以尸压东城门石磨盘之下。公异日当宰掖县,故常侍公,求为伸冤。”且言公某年举乡试,某年成进士,言毕不复见。至期,果举孝廉,惟进士之期爽焉。林叹曰:“世间功名之事,鬼亦有不知者乎!”言未毕,空中又呼曰:“公自行有亏耳,非我误报也!公于某月日私通孀妇某,幸不成胎,无人知觉。阴司记其恶而宽其罪,罚迟二科。”林悚然,谨身修善,逾二科而成进士,授官掖县。抵任进城,见一石磨,启之,果得尸;立拘张某,讯之,尽吐杀人情实,置之于法。


译文

       山东有个秀才叫林长康,四十岁都没有考上进士。一天,有转行的想法,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大呼:“千万不要灰心。”林很吃惊,问:“什么人?”说:“我是鬼,守护着您而随行左右,已经为您护驾多年了。”林想看他长什么样子,鬼不答应。再三再四请求,鬼说:“您一定要见我,不要害怕才行。”林答应了,于是鬼跪在他前面,只见他哭丧脸,还在不停地流血,说:“我是蓝城一个卖布的商人,被掖县张某某所害,尸体压在东城门石磨盘下面,您以后会到掖县当官,因而常年服侍在您身边,只求为我申冤。”而且说林会在某年乡试中举,某年会成进士,说完就不见了。到了所说的期限,果然举了孝廉,只是进士的期限不准。林感叹说:“人世间功名的事情,鬼也有不知道的。”还没说完,空中又传来声音说:“您做了亏心事,不是我误报。您在某月某日和一个寡妇私通,幸好没有怀上孩子,没有人知道。但是阴司已经记载在案,而宽容您的罪过,罚迟二科才中。”林毛骨悚然,从此修身行善,过了二科而中进士,被授予掖县的官职。上任时进城,从东门经过,看见一个石磨,挖开果然发现一具尸体;立刻拘捕张某审讯,则对杀人的情形和事实供认不韪,将张某绳之以法。



随园书苑(gh_008f45d07287)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