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怪谈】赶灵车的人

2016-12-20 18:3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怪谈】赶灵车的人



第一章   夜惊魂


又是一个仲夏周末的黄昏,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肖华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一屁股做到沙发上,这时的他觉的就算有地震也不会让他再移动三分,他感觉太累了,这几天来工作的压力,还有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对这一切,肖华己经厌烦已极,还好,这两天正好是双休日,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明天去哪呢?父母家还是与朋友们在一起,就这样,肖华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 咣噹”一声好象窗户被风刮开的声音,把沉睡中的肖华惊醒了,他看了一下四周,“哦,原来是窗户被刮开了,真的吓了我一跳。”肖华不仅对自己的大惊小怪自嘲了一番,他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时针已指向十二点了。“哟,我这一小觉竟睡了这么长时间,看来我是太累了。”肖华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嗖”自窗外刮来了一阵风,使肖华不自由的打了个冷颤。“乖乖,什么时候了,风还这么凉,会不会我着凉了”他活动了一下筋骨,但是他身上的寒意却在加重,他似乎觉的有一股阴风在他的周围,这时只听窗外‘吱’的一声,好象有一辆汽车停下了。肖华觉的纳闷,这深更半夜的,谁开车回来了,肖华来到了窗前,“啊~~~~~~~~~~~~~~~~~~~~~~”肖华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一辆灵车正停在对面不远的路边,肖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怎么回事,这~~~~这里怎么会开来一辆灵车,这~~~~~~~~~~~~~~~这太不可思议了,肖华狠劲揉了一下眼睛,我是不是在做梦啊,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去看时,不,这是真的,那辆灵车还是在那停着,在这漆黑的夜晚,一辆灵车停在路边,这是多么的阴森恐怖。肖华的脸上的冷汗涔涔落下,这是梦,这一定是梦,不然眼前的这一切该如何解释呢?那辆灵车还是停在那,周围也是阴风阵阵,尤其是那双挡风玻璃,在黑夜里看来就象黑洞洞的眼睛,显得特别的诡异可怕。肖华似乎觉的这双眼睛是在盯着他,仿佛已将他看透。汗水已湿透了肖华全身,所有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飞快的旋转,这一切究竟该如何解释?但一切都是空白。就有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肖华的耳边响起,不,与其说是冰冷,不如说这种声音是来自地狱阴间,是那么的漂渺诡异,肖华低头望去(编者注:文章中的主人公是住在二楼),只见一个护士打扮的女人,在抬头望向他道“只~~~~~~~剩~~~~~~~~~~~~~~一~~~~~个~~~~~~~~~~~坐~~~~~~~~~~~~~位~~~~~~~啦,你~~~~~~~~来~~~~~~~~~~~吗?”“啊”肖华不由的惊叫出声,而令肖华更感到可怕的是这个女人的脸,好象有一种蓝光由下向上映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的脸看来是一种铁青色,是那么的阴森可怖,她那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肖华。肖华的双手紧紧的抓着窗框,恐惧已占满了他的全身,“你~~~~~~~~~你是谁”肖华的声音已经颤抖。这时那个女人已飞离了地面,漂向肖华所在的窗口说道:“不要问我是谁,你只回答我,你~~~~~~~~~来~~~~~~~~吗?你~~~~~~~~~~来吗?哈哈~~~~~~~~~~哈~~~~~~~~~~~~~~~~~~~~”这个女人突然歇斯底里的狂笑起来,她的笑声无异于鬼哭。这时的肖华再也忍受不这种无端的恐惧,啊的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第二章 烧焦的女尸。


肖华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这时的肖华只觉的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好象宿酒未醒的感觉,他抬头看了一下表,哎哟,已经十点钟了,肖华使劲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道:“肖华呀,肖华你是越来越懒了,再这么懒下去,非变胖猪不可”说着说着他自己笑出了声,就在这时,昨夜那恐怖的一幕,象闪电一样在他的大脑一闪而过,腾的一下,他清醒了,所有的不适的感觉已荡然无存,代替的是一丝恐惧,他看了一下周围,没有比毫的变化,窗户是开着的,这一点不用多想,这是昨天他自己开的(这一点谁都不用怀疑,这么热的天不开着窗户透气,那才有病呢,不过有空调的例外,虽然有空调的己不在少数,不过我没有)自己还是坐在沙发上,他起身来到昨夜让他感到恐惧的窗户旁,阳光已洒满大地,已开始热了,已临近中午了吗?但是外面的行人可真不少,因为今天是双休日的第一天(星期六),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休息日,所以都尽情的亨受着,天真的孩子们在忘情的玩着追逐的游戏,一对对的青年男女留连于青草花丛中,所有的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就在这一刹那,肖华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那么的美好,刚才的那一丝恐惧也早已荡然无存,也许是这几天太累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可怕的梦而已。


"叮铃铃”一连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肖华的思绪,肖华接起电话,说道“喂,你好”。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安定慈祥的声音“肖华呀,怎么一上午给你打电话都没人接呀,怎么了?”。母亲的话语让肖华更彻底的消散了脑海中的阴云,笑着说“妈,没事,我偷懒了,一直睡到现在”“是不是这几天工作太忙,累了,你要注意身体呀,你上妈这来吧,妈给你做些好吃的”“好的,妈,一会见”肖华放下电话,简单的梳洗一下,就出门了。


下午,肖华从母亲那出来,独自漫步在大街上,看着人来车往的繁荣景象,不由的心生感叹,毕竟生活还是美好的,这时的肖华已完全摆脱了昨夜的阴影。他觉得今天应该完全放松自己,其他的不高兴的事让它们都见鬼去吧。肖华去了迪厅,游乐园,总之,他去了平时从没有涉足过的地方。黄昏,肖华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一家比较大的冷饮店,玩了整整一下午,虽然累点,但是心里宽松了许多,该进去喝一杯解解渴,肖华这样想着,就进了冷饮店,这家冷饮店位居市中繁华地段,所以生意特别的红火,里面做满了人,其实这也是肖华现在最愿意看到的场面,他经直来到吧台,对着吧台里一个正埋头工作的服务员说道“小姐,给我一瓶冰镇的‘鲜橙多’”。这时,正在工作的服务员,头也不抬的转过身,从里面拿来一瓶饮料,放到肖华面前,说道:“先生,只剩最后一瓶饮料了”。若在平时,肖华不会对这句话有什么反应,但是今天当听到“最后一”这几个字后,感到莫名的恐惧,他抬头了看了一下这个服务员,这时吧台里的服务员也抬起了头,“啊”肖华惊叫出声,这时他已看清这个服务员的脸,这~~~~~~~~~~这双眼睛,这不正是昨晚见到的那双眼睛吗?现在的这双比起昨夜的更可怕,已成为血红色,再配上那张惨白的脸,更加显的阴森可怖,现在这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肖华倒退三步,眼里占满了恐惧,肖华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人,这时的肖华再也听不到都市的喧闹声和人们的欢声笑语,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的干着自己的事,说这些人是行尸走肉,倒不如说是会活动的僵尸而已。“哈哈~~~~~~~~~~”这时,那个服务员突然狂笑起来,这笑声,这不正是昨晚听到的那个笑声吗?肖华再看看那个服务员,那里还有那个服务员的存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护士服的披着散发的女鬼,手里依然拿着一瓶‘鲜橙多’狂笑着说:“哈~~~~~~~~~只剩最后一瓶了~~~~哈哈~~~~~”边说着边向肖华这边走来。肖华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恐惧,发疯似的站起来,向着门外跑去,这时,肖华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热流从后面涌来,自己也失去了自主力,随着这股热流,肖华觉得自己飞起来了,以后便失去了知觉。


“这个人的命真大呀”“全死了,就他一个人活着,唉,有福呀”“这次爆炸可真吓人,我离这么远都觉的有些地动山摇,太可怕了”晕迷中,肖华听着有些人正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一些事,这时的他感觉浑身象摔断了一样,痛疼难忍,意识也渐渐清晰,他慢慢的睁开了眼。“来,快看,这人醒了,哟,小伙子,你命真大呀”“是呀~~~~~~~~~~”众人附合着说。肖华有些茫然,他看了一下四周,全是人,有老人,妇女还有一些孩子,最耀眼的当属穿着橙红色的消防警,肖华看了看身下,发现自己正躺在担架上,“这是怎么回事”,肖华迟疑着,一个老人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意,说道“小伙子,你命可真大呀,全都死了,就活着你一个人呀”“什么?倒底是怎么回事?”老人继续道:“冷饮店发生了爆炸,全死光了,就你一个人被爆炸的冲击浪给推了出来,其他的人无一幸免,唉,造孽呀。”这时,一个消防警走过来道:“怎么样,没事吧,给,这是你的”说着,把一瓶饮料递了过来。肖华接手一看,正是那瓶‘鲜橙多’。这让肖华突然间想起那可怕的一幕,啊的一声惊叫出口,那瓶饮料也脱手掉到了地上,“怎么了”老人和消防警关切的问。“没事,没事”肖华声音有些发颤。“真的没事吗?”老人关切的问。“谢谢,我真的没事”肖华尽量使自己的说话镇定。那个消防警问道:“在这场事故前你都看到了什么?”这时肖华的脑海中又浮起了那个女鬼可怕的面容,刚刚消失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突然十分爆燥的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肖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股无名火。他强行的站起身子,这时才觉的浑身象散了架一样,痛疼难忍,但他还是强忍着,口中生硬的问道:“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吗?”消防警也感到莫名其妙,说道:“没有呀,我只是问问,你~~~~~~~~~~~”。“好,没我的事了”肖华打断他的话“那我走了”说着,肖华拖着痛疼的身体拔开围观的人群,走了出去,背后传来一些人的话声“这个人怎么这样呀,有病”“这次怎么没把他搭上呀,真是的”。肖华也无心去理会这些恶毒的话,其实肖华自己也纳闷,哪来的这股火气。平时的肖华虽然不爱多说话,和同事们之间沟通的少,但从来没发过火,这是有目共睹的。可今天,唉,连肖华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时,大火已经捕灭了,到处都散发着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肖华闻到这股味道,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胃有一股东西直向上涌,肖华捂住嘴终究还是没有吐出来。从冷饮店搬出的尸体被蒙上一层白布,整齐的放在路旁,这时,一阵风刮来,刮开了一块白布的一角,这是一具没有完全烧焦的尸体,可以辨认出这是一具女尸,肖华只看了一眼这具女尸,就在这时,这具女尸突然睁开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肖华。“啊”肖华尖叫一声,疯狂的奔跑出去。再看这具女尸,还是那样躺在那里,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又是一阵风刮过来,刚才被风刮开的一块布角又回到了原位。


第三章 穿白衣服的女人 。


肖华一路跑回了家,回到家中,刚才的恐惧依然伴着他,肖华疲惫的做到沙发上,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幻觉,还是~~~~~~~~~~~~~~~~?对于灵异这一方面的事,肖华也从书上或者从网上看到过,但肖华认为那是人为的编出来的鬼故事,说白了只是故事,只是让人看了从中寻求一种刺激罢了,肖华一直是唯物主义论者,所以对待一些恐怖文学作品向来是嗤之以鼻,认为是一些人成天没事干,脑子里胡编乱造的东东。可现在,肖华的观点已发生彻底的改变。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可为什么偏偏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呢?肖华现在心中不光是恐惧,而且还有这些自己难以解答的问题,这一切的一切该如何解释呢?肖华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啪,肖华把手拍在茶几上,心道:“都让这些见他妈的鬼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让他们来吧”想到这,心里觉的宽松了许多,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他脱了衣服,冲了个凉,心里想着明天去哪,一晃眼间看到一本杂志上登的风景图,图片上登的是一座大山,高山耸入云间,漂亮极了,这座山不远,就在肖华所住的城市的郊外。“好,明天就去这了。”肖华心里有了打算,觉的心神安定多了,不一会,困意涌上来,肖华躺在床上睡了,这一晚,倒是相安无事,肖华也没有做梦。


第二天不到五点来钟,肖华就起来准备好了一切,他背着小包,穿着一身运动服,脚穿着一又‘耐克’旅游鞋,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很潇洒的嘛”肖华对镜中的他感到非常满意。收拾好一切,肖华就出发了。坐在通往X山风景区的专用车上,一路上秀丽的风光让肖华激动不已,“大自然的风光好美呀,今天一定玩个痛快”。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X山下。望着高耸入云的顶峰,肖华轻吹了个口哨,“加油呀,上”肖华开始了他的登山运动。等到肖华把所有的景点都游遍以后,已是黄昏时分了,肖华拍了拍已发酸的双腿,看来下山只能做索道了。“玩也是这么累,看来不光是工作”肖华思讨着,便来到索道站旁,榄车里已经快坐满了人,肖华赶紧进去,找了个坐位坐下了,这时疲倦已涌遍全身,肖华闭上眼睛,似睡非睡的养起神来。这时他觉的榄车里的人越来越多。“快进来,这是最后一班榄车了”。‘最后一班’若在平时,肖华对这句话恐怕不会有什么反应,但现在这几个字就象阴间来的催命符,肖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四下搜索着是谁说的这名话,晃眼间,只见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人群中,映入肖华的眼中,她的脸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象~~~~~~~~~~,而更可怕的是这双眼睛,对于肖华来说,这双眼睛是那么的熟悉,但却是最可怕的一双眼睛,这不正是那天晚上和昨天在冷饮店里碰到的那双眼睛吗?“啊”肖华再次发出呼叫“快走,这辆车不能坐,快走呀”肖华拼命拉着其他的乘客往门外拉。“放手,你有神经病吗?”其他乘客根本不去理会肖华,甩开了肖华的双手。“不,这车不能坐,会死人的”肖华还是拼命的喊着。“你在胡说什么,咒我们死呀,不想坐就滚,你这个乌鸭嘴。”砰的一声,有人一拳把肖华打出了车外。肖华也顾不得痛疼,依然喊着,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引来的只是对他的骂声。肖华无奈的蹲了下来,心道:“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呀”,他看了看站在榄车的白衣女人,她没有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第四章 追魂夺命。


"时事新闻:今天在著名风景区X山上发生一起重大恶性事故,榄车行至中途突然坠下,榄车里的人无一幸免,其情景惨不忍睹,目前事故的原因正在调查之中~~~~~~~~~~~~~~~~”,肖华做在电视机旁,看着这篇新闻报道,面上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他觉的几个小时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是意料之中的事,这时肖华的面部表情在变化,是笑,不是,不大好描述,总之用兴灾乐祸来表达会更贴切一些。“谁叫你们不听我的呢,怎么样,归天了吧,活该”。


这个时候,电视的画面突然转了个镜头,一个漆黑的画面,画中有几个火球在上下滚动,好似鬼火一样,突然间一个女人的脸出现在镜头当中,叫我怎样来形容这张脸呢,两只眼睛和嘴在流着血,凌乱的头发在来回摆动,不,这不是头发,而是一根根游动着的长蛆,只听这个女人用一种阴冷的声音说道:“将死之人,拿起你身边的电话,拔打*******,快点,哈哈~~~~~~~~~~~~~~~~~~~~~”在一阵狂笑声后,这个可怖的镜头消失了。再说肖华,神情木然,只是随手拿起了身边的电话,按照镜头提示的号码,拔通了电话。突然,肖华的脸部表情发生急剧的变化,先是整个脸部痉蛮,然后随之代替的是恐惧和绝望。只听听筒中传来一种诡异的声音:“肖华~~~~~~~~~~~~~,你躲过第一次,第二次,这次你是跑不了的了,哈~~~~~~~~~~哈哈~~~~~~~~~~,跟我来吧”。


这时肖华的脸上不再有刚才的恐惧与绝望,取而代之的是迷惘与惊奇。在肖华的面前,不再是自己的小屋,而是充满迷雾的荒原,雾很重,几米之外的东西都已看不清晰。“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在哪?”肖华在原地转了几圈,周围没有一丝声音,他尝试着往前行走,渐渐的雾气没有那么重了。他看清了周围,到处长满了杂草,没有一丝人气,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我这是在在哪,我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肖华突然大喊起来,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嗡的一声,肖华的头脑眩晕了一下,眼前出前一画面,一个男孩站在黑洞洞的长廊里,耳边响起一些声音“这孩子真没治了,昨天的作业到现在还没写完,出去,上办公室外面站着去,不写完作业今天晚上不准回家。”肖华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小学时情景,叫骂声是他的班主任说的。这时画面又发生了变化,一个小男孩被一群男孩打倒在地,嘴里骂到“小弱智,以后别来上学了”然后嘻笑着跑开了,被打的小孩站起来,握紧了拳头,目中流露出怨毒的表情。这~~~~这不是童年的我吗?”肖华说道。“肖华呀,肖华,亏你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亏我当时一直想重用你,可你呢,业绩呢,象是一张白纸,现在的你和两年前的你有什么区别,我真的对你很失望!”哦,这是肖华所在的公司,他在这己工作了两年了,可工作一直不太如意,部门经理正在向他发火,肖华被说的体无完肤,冷汗涔涔落下,回到自己的工作台,看到的是同事的白眼,他甚至觉的有人在嗤笑他,他的脸憋的通红。突然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见一个人影站在他面前,他仔细一看,吃惊不小,这~~~~这不是我吗。


肖华定了一下心神问道:“你,你是谁”那个人笑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呀,哈哈~~~~~~~~~~~~~”突然那个人的背后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个人也在大火中熔化了消失了。“你究竟是谁,我这倒底是在什么地方”肖华说着发疯似的向后跑去,跑了不知多久,实在跑不动了,颓唐的坐在地上,这时,他看到前方隐隐约约的有一队人向这走来,后面还有一辆车在缓缓跟随。肖华再次站起身,迎面走了过去,他有一肚子的迷惑,正想找人问个清楚。走近了一看,这些人在漫无目的的走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再看看尾随的那辆车,这下叫肖华吃惊不小,这正是前天晚上见到的那辆灵车。“这些是~~~~~~~~~~”肖华突然觉的眼前的这些人好象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这时一个女人抬头向他这边看来,当与肖华四目相对时,肖华的脑子不由嗡的一声,这个眼神,是的,没错,她就是那个被烧焦的女尸,这时肖华才想起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眼熟,他(她)们就是在冷饮店和榄车中死去的那些人。他突然转身想要离开这,可当他刚转过脸时,被面前的景象吓呆了,站在他面前正是前天夜里他所见到的那个女护士,更何况现在面前比原来的更可怖,她的脸上已长满了蛆,两只黑洞洞的眼框正死死的盯着肖华,说道:“你想跑,无论如何这次你是跑不掉的了。最后一个坐位是你的了,哈哈~~~~~~~~~~~~~”呼的一阵阴风把肖华吹进人群当中,肖华还没来的及站稳,被正开过来的那辆灵车撞了个满怀,幸亏车速慢,肖华只是被撞倒在地,他的视线已有些模糊,他隐约看见灵车的正面正挂着一幅灵相,他站起了身子,努力想看清是谁(其实肖华还不如不看清面前,否则也不会觉的如此的荒淡可笑),他吃力的趴到车前,抬起头看清那个灵相时,他脸上的表情由恐惧变为笑,这种好象是一种自嘲的笑,然后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原来这幅灵相上的照片不是别人,正是肖华自己的照片。


几天后,肖华的尸体被发现,他是死在家中的电视机旁,临死时,手里还握着电话,当警察看他最后的一个拔出记录时,却发现这是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号码。那就是~~~~~~~~~~~~~~~~~~~~~~~ 9494914-----就死就死就要死



——END——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鬼宅(guizhaicn)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