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姐姐伺候我月子,夜起上厕所竟发现她和老公……

2016-12-16 04:5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姐姐伺候我月子,夜起上厕所竟发现她和老公……


  夜色深浓,薄凉的月,让人发寒。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全城最豪华的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锐眸。

“冷哥,今天兄弟们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冷少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有在酒后才敢说。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是说秦长春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不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今天晚上,你是不是也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男人一脸的暧昧怪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而且她的身边有过很多的男人,应该很不简单吧。”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话题全部都是围绕今晚这场婚宴的女主角,而且还是没有露面的新娘子。

  一个娇媚女人站在冷慕宸右边,她的脸色不太好,对于男人们谈论的那个女人,明显很是厌恶。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少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冷少有着特殊的感情。

  当然,两人的关系也不一般。

  但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现在却被别的女人抢了先,而且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冷慕宸。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微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再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秦雅滢一脸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身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奢华婚纱,眼中却没有喜色。

  只有淡淡的悲凉……

  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

  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一生。

  纵使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只有二十二岁的秦雅滢,还是成了秦雅琳的替身,嫁给了大她六岁的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无比的房间内,秦雅滢还是害怕。

  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那一刻起,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已经一天没有进食,现在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犷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个字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像只惊恐的小兔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就将她一把拉起,架了起来。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她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是那个名义上的姐姐。

  秦雅滢不敢抬头,害怕会被认出来。

  那个男人可是冷慕宸,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他要是识破了,自己会没命吧!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装纯情吗?”冷慕宸依旧坐在沙发上,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

“冷哥的话你也敢不听?”一道粗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抬起,整个房间里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间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没想到这娘们长的还很标致,难怪这么多男人能看上她。”

  秦家的小姐长的确实漂亮,精致小巧的五官,细细的秀眉下,是一双如黑珍珠般的明眸,却带着一抹惊惶。

  这般姣好的身材,确实让她有资本混在男人堆里,只要是个男人,她随便一个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从沙发上起身,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害怕?她确实很害怕。

“说话!别告诉我,你是个哑巴!”他怒了,对她吼着。

“我,我……”秦雅滢嘴唇颤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对着像冷慕宸这样的男人。

“听说秦小姐向来是阅男无数,怎么今天装害怕了?”

  冷慕宸最恨虚伪的女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对于秦家小姐有所耳闻,他或许真的会被眼前的她给骗了。

“冷哥,这样的女人,要给点颜色瞧瞧,才会学乖,她才不敢给你戴绿帽子。”一名男人开口说道,一脸的鄙夷。

“我没有!我不会!”秦雅滢终于开口了。

“最好是这样!不然的话,秦家一个人也别想活了!”冷慕宸冷着声警告。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别扫了冷哥的兴致。”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时,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间。

  原本的热闹瞬间变成空寂,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以及还未散去的烟味,酒味。

“起来!”冷慕宸继续在沙发上坐着,长腿优雅交叠。

  秦雅滢不顾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身上的婚纱有些累赘,拖尾有点长,双手紧紧地扯着裙子,露出了脚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这儿坐着。”冷慕宸冷眼看着她,一向开放的她晚上怎么做作起来了?

  她才刚坐下,便有一根烟递了过来,送到了她的嘴边,“我不会抽烟。”她小小声地说着。

  不会?别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这样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钟,一杯烈酒递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会喝酒。”秦雅滢继续拒绝,她怕这杯烈酒下去,她会直接晕过去。

  不会?冷慕宸这一次可不会让她以这种姿态就过去了,大手扣住她的脸颊,将烈酒往她嘴里灌去。

“咳咳……”秦雅滢不停地咳嗽,连泪水都咳了出来。

“秦雅琳,你真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大笑话。”冷慕宸大笑出声,可那样的笑反而让秦雅滢觉得害怕。

“从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这样的头衔可不是一般人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冷慕宸的意思是让她不要不知好歹。

  我,不是自愿的。她在心底里说道。

  冷太太?她一点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学,她只想等着她心爱的易峰哥哥回来。

  可是,她的梦……已经碎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乐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嗯?”

  秦雅滢抿着唇不说话,其实,不是她不想说话,只是,胃里阵阵的反酸上来,她捂着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压压胃里的难受劲儿。

  她端着杯子,大口大口地喝,还没咽下去,直接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来,你喜欢喝白的。”冷慕宸看着她那样,怎么看都是不会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装的,要不就是装得太像。

“不,不是,我……”话还未说完,直接扶着沙发全吐了,没吃东西也就算了,这下子连酸水都给吐出来了。

  冷慕宸单手扣着她的肩,一把将她拎起,直接将她甩到了包厢内的大床上。

  这才刚吐得七荤八素的秦雅滢被这么一扔,头撞到了床头柜上,额角马上红肿了一块,头就更晕了,而且还痛得她眉心紧锁。

  而冷慕宸只是冷眼旁观,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凌厉的眸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一切,现在正要开始。

  秦雅滢看着冷慕宸站在床边,她下意识地拉过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子。

“秦家小姐,你都已经签下婚书了,这是准备为哪个男人守身如玉?”冷慕宸的语气带着嘲讽。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着她吗?眼前这个男人,她害怕。

“是哪个男人?嗯?”冷慕宸冷笑,长臂撑着床,向她靠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义务?”

  冷眸锐利,盯着面前缩成一团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许久,秦雅滢才憋出这两个字。

  明知是徒劳,她还是第一次提出了拒绝,她对他的话有了反抗。

“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而已,你觉得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冷慕宸冷冷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知。

  只不过,这个女人竟然在发抖?她竟然会害怕?

  她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轻易放过她。

  下一秒,冷慕宸的手往秦雅滢腕间一扣,她整个人跌进了他的怀里。

“放开我!”秦雅滢用力挣扎着,哪怕这也是徒劳,她也不愿意轻易屈服。

  冷慕宸轻挑浓眉,“放开?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夜,你是认为我不行,还是别的?”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过我吗?”秦雅滢突然觉得,一阵羞辱感蔓延心头。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现在是在跟我装矜持?未免有点虚伪了吧?”

  冷慕宸以为,秦家大小姐为了钱,只会不择手段,绝不会拒绝。

  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了他太多的意外。

  虽然有点诧异,但冷慕宸还是嘲讽冷笑,带着强烈惩罚的味道,俯身压了上去……

  狂肆终于结束。

  秦雅滢现在除了痛,还是痛。

  冷慕宸这个男人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折磨她。

  早在她嫁进来之前,她应该想到的,不是吗?她躲不掉的。

  冷慕宸站在床边,看着那抹如罂粟般妖冶的红色,“补上这层膜,花了多少钱?”

  秦雅滢只觉得全身无力,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而且,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冷慕宸安心,认定她就是秦雅琳吗?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什么话也不说,才是最好的。

“滚!滚出这个房间!”冷慕宸说完话就走进了浴室,他是特意准备了两个房间,这个女人,没有资格留在这个房间里,他只不过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滢拉过了薄毯,披在自己身上,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了她原来的房间。

  一整个晚上,她没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地上,睁大着双眼看着窗外,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对这样的生活吗?

  被一个根本没有爱的男人羞辱,她已经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那她就更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突然,房门砰得一声被推开来,冷慕宸出现在了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药瓶,往她的身上一扔,“把药吃了。”

  他不允许的情况下,不会让任何女人怀上他的孩子,更何况还是秦家这个女人。

  秦雅滢虽然是初经人事,但她懂这个药是什么!

  他这么做也对,是有这个必要,她还要上学,还要继续自己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着她胳膊上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休想怀上孩子,为了秦家还能安稳几天,你最好听我的!”他打开药瓶,倒出一个白色的药片,直接扔进了她的嘴里,没有一点点开水,直接干咽下去。

  秦雅滢差点没有被这药丸给噎着,猛咳了几声才费劲地香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个地方。”冷慕宸往沙发上一坐,掏出一根烟优雅地抽着。

  秦雅滢费劲地站起身,“那个,我没有衣服。”

  她不像秦雅琳,有着穿不完的名牌,她只有几套简单的衣服,而且全在学校里。

“冷太太,嫁给了我,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没有?”果然是秦雅琳,这才刚结婚第二天,她就开口了。

  这样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实的她吧!

  冷慕宸打了一通电话,不到十分钟,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来,扔在了她的房间。

  秦雅滢看着眼前各色衣裙,上好柔软的面料,让她有些爱不释手,但她绝不会是个贪心的人。

  最后她只是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进了浴室,而坐在沙发的冷慕宸微微地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有时候的举止,让他看不透。

  秦雅滢换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

  一路上,银色宾利车子里,气氛僵凝到了极点,让秦雅滢只能看着窗外,整个人往车角落里缩。

  有他在的地方,她总觉得有一股冷意让她全身发寒,忍不住打颤。

  车子在一个小时之后,懒人扎头发(gxdw002)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