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泡面王(短篇小说)

2016-01-20 11:20: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泡面王(短篇小说)

阿饼的一生,是和泡面息息相关的一生。

阿饼小的时候,村里来了几位神秘的外地人,外地人在他们家住了一夜,吃了一晚一早两餐饭。虽然母亲咬紧牙关加了两个菜,阿饼还是觉得难吃,外地人却吃得津津有味。临走,为首的外地人给了一百块钱,并且把包里的六包快熟面,全部留下。钱,父亲收下了,方便面无论如何不肯收,说是好意领了,这么精贵的东西,把崽的胃口吃娇了,以后不好养。对方哭笑不得,又给了五十块钱,父亲感恩戴德收下了。

阿饼心里那个失落,恨不得把快熟面抢回来,可是他不敢,父亲猿猴般厚实的巴掌,会把他的屁股打成快熟面。六岁的阿饼,只吃过一次快熟面,味道美得,按照阿饼的话说,像母亲的乳汁,尽管他死活说不得乳汁的味道,反正很美很美。

阿饼其实只吃了两口,一口是面,一口是汤。泡面是邻家小妹的,邻家小妹的哥哥,是村里唯一外出打工的人,回家过年时,带回一包快熟面。邻家小妹的哥哥,赚钱不多,一路啃冷馒头喝生水,却给妹妹买了一包快熟面,让她开开荤。那是村人第一次见识快熟面,出于虚荣,邻家小妹哥哥把面的价格,抬到一头鸡的高度。还让妹妹端着泡好的快熟面,沿村游行一圈。村子很小,游行一圈子后,面还是热的,闻所未闻的奇特味道,在村子上空氤氲了好久。人和禽畜,皆被这美味倾倒,纷纷做起了深呼吸。

近水楼台,邻家小妹最先游行到阿饼家。阿饼平时很是疼爱邻家小妹,有什么好吃的,总会想到她。邻家小妹有良心,让阿饼吃了一口面喝了一口汤。别人家的孩子,只能看着流口水。阿饼吃了一口面喝了一口汤之后,情不自禁跟着她游行,多闻了好多口美味。

阿饼从此有了自己的梦想,那就是长大后,能够天天吃上快熟面。

阿饼十三岁那年,家乡发生5.3级地震,土房子不经震,村庄沦为一片废墟,死伤了十几口人,邻家小妹被震塌的土墙压死。阿饼家怀孕的母猪被压流产,五头进入青春期茁壮成长的山羊被压死,人倒是安然无恙。

地震发生后,村里来了不少陌生人,有军人,有官员,有医生,有志愿者,还有记者。他们跋山涉水带来药品、帐篷、衣被、矿泉水,最让阿饼兴奋的是,他们带来的一箱又一箱的快熟面。阿饼家分到三箱,虽然屋倒家破牲畜伤亡,阿饼却兴奋得过年似的。

差不多有半个月,村民主要靠快熟面充饥,开吃得很是满足和幸福,吃着吃着,吃到第五第六天,吃得愁眉苦脸,有些人一闻到面味就反胃,个别孕妇黄胆水吐了出来。唯有阿饼,始终对快熟面保持着初恋般的激情,大家吃上米饭了,他依然锲而不舍吃面,吃光后还回味无穷。

时间快得像快熟面。阿饼考上大学,成为方圆三十里首个大学生。阿饼读初中的时候,父母的裤带已经快要勒断,还牵连到弟弟,读到四年级就回家放羊了。幸运的是,阿饼遇到贵人,贵人是当年到村里抢险救灾的志愿者。地震过后,贵人和他结成对子,表示只要他考上高中和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由他支助。地震那年,阿饼念初三。

上高中的时候,贵人每月资助两百元生活费,阿饼只花一百元。母亲身体不好,患有除风湿心脏病以外的多种风湿,剩下一百元,给妈妈买膏药,剩下零头给弟弟买点零食。母亲身上,打补丁似的,东一块西一块贴着膏药。阿饼呢,基本靠馒头、稀饭、咸菜度日,只在周末买一包最便宜的快熟面,改善一下生活。最便宜的快熟面一包一块,对阿饼来说,是高消费。

面买来,不立即泡吃,把面贴到脸上摩挲一阵,好似婴儿摩挲着母亲的乳房;小心翼翼撕开包装,边嗅边舔,轻放进碗里,龇着牙咧着嘴,把开水缓缓浇到面上,好像怕浇疼它们似的。然后把一本塑料封皮的书压在碗上,等面泡开,就像等待一朵鲜花盛开。面终于泡好了,阿饼一边看书一边吃面,看得很慢吃得很慢,十分享受。不是每次看书都有条件吃面,吃面的时候一定要看书,否则那面就吃得没有味道,书是面的伴侣,看书是吃面的伴奏,这是阿饼学生时代养成的怪癖。

上大学后,贵人每月资助一千元生活费,阿饼省下两百元给妈妈。读大学的那个城市,是经济发达城市,一天伙食至少三十元,阿饼吃不起。而吃快熟面,即使筒装较为高端的那种,一筒也不超过五元,一天三筒,才十五元,生活成本大大下降。省下来的钱,攒起来,作为寒暑假回家和返校的路费,还能给弟弟买件衣服。他自己几乎不买新衣服,有个室友是富二代,新衣新裤新鞋,长则一年短则半年,就淘汰给阿饼了。作为回报,阿饼承包了他的洗衣任务。

到了学校,阿饼发现同学们不说方便面或快熟面,都说泡面。他要一说方便面或者快熟面,同学们就讥讽他老土。尤其富二代,讥讽得最为恶毒:“什么年代了,还方便面快熟面,你把泡面说成方便面快熟面,好比把方便说成如厕,把泡妞说成恋爱,恶心不恶心?”阿饼承受不住舆论压力,再也不说方便面快熟面了,很快和同学统一口径,动辄“来桶泡面”。

阿饼大学毕业做的第一件事,是专程拜访贵人,感谢他多年资助。贵人在酒店请他吃了一顿,阿饼吃得很拘束。贵人不停给他搛菜,说这是专门为你点的,多吃点,我是过来人,学校食堂吃不死人,但会把人的心吃死。阿饼口口声声感谢,却吃得很少,碗里装满贵人搛的菜肴。贵人问,是不是不对你胃口?阿饼说不是。贵人又问,是不是人不舒服?阿饼摇头,我很好,长这么大,我很少生病。贵人再问,那你为什么不吃?阿饼布满青春痘的瘦脸憋得通红,红得青春痘快要熟透掉落,半天才开口,叔叔,我能不能来桶泡面?

贵人正在专心致志喝汤,闻听此言,那个吃惊,嘴里的汤和手中的汤匙,同时喷出和跌落,直勾勾盯着他,你说什么?阿饼声音低的像蚊子,一字一句道,我想吃泡面。声音虽低,贵人这回却听清了,向服务员打了个响亮的手指,来桶泡面。服务说没有泡面。贵人掏出二十块钱,那给你给我去买,买最好的。服务员撇了撇嘴,很不情愿接过钱,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泡好的泡面。阿饼看着贵人,没有立时开吃。贵人说,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泡面,你吃啊。阿饼搓了搓手,让您见笑了,那我吃了。贵人点燃一颗烟,靠在椅子上,左手五指弯曲,轻轻叩击桌面,居高临下望着阿饼,你吃,别客气。

贵人回到家里,对妻子说,我资助的那个学生,真有意思,我点了满满一桌好菜,他却不怎么吃,最后竟然要了一桶泡面,吃得津津有味,据他说,从高中时代起,就爱上了泡面,整个大学期间,基本靠吃泡面过日子。贵人妻子说,那他吃不厌啊。贵人说,我也这么问他,他说百吃不厌。贵人妻子说,真是个奇葩,天天吃泡面,哪来的营养呢。贵人说,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很难用常理解释,他极度缺乏营养,却考上了不错的本二,我们的儿子,你天天给他营养搭配,只勉强考了个本三,花钱的祖宗,唉…..

贵人妻子问,他找到工作没有。贵人说,没有,现在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他又不是名牌大学生,正为这个发愁呢。贵人妻子一拍脑门,巧了,我表弟正好是泡面经销商,老抱怨招不到高素质的人手,叫他去如何?贵人说,让一个大学生去推销泡面,人家肯干么?贵人妻子说,人家北大高材生还去卖猪肉呢,他一个本二生,为什么不能去卖泡面?再说,我表弟即使不是市里最大的泡面经销商,也是最大之一,我叫表弟多开点工资,不会委屈他的。他那么爱吃泡面,也算是专业对口。贵人笑道,这算什么专业对口,不过想想挺有意思的,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我问他一下,看他愿不愿意。贵人妻子说,我敢打保镖,他肯定愿意。

阿饼果然愿意。

贵人妻子表弟姓曹。曹老板却不大乐意,一看阿饼又瘦又矮(腰围不超过两尺,身高不超过一米六五),心里直犯嘀咕,斜着眼睛问他,你这么瘦,能干什么?阿饼说,搬运工肯定干不了。曹老板说,你这副身板,怕是一床棉被都抱不起。阿饼说,那您也太小看我了,我能抱起一头成年山羊。

曹老板:“不说这个,你到底能干什么?”

阿饼:“我能吃苦。”

曹老板:“你那不叫能吃苦,叫能吃泡面。你的情况,表姐都告诉我了。说实话,我是看她的面子,才答应和你见面。”

阿饼:“一个吃了四年泡面的人,还有什么苦不能吃?”

曹老板:“这么说,一个吃了几十年饭的人,就什么苦都能吃吗?”

阿饼:“吃面与吃饭不同,吃泡面与吃其它面又不同。”

曹老板:“有什么不同?你说说看。”

阿饼:“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不同,非常不同。”

曹老板:“让我来告诉你吧,吃饭和吃饭的不同在于,能吃饭的人是饭桶,能吃面的人是面桶,能吃泡面的人是大面桶,反正都是吃货。”

阿饼:“曹老板,我不跟您争这个,我是来工作的,您想让我干什么?”

曹老板:“你想让我让你干什么?”

阿饼:“我想做销售。”

曹老板:“好,看在表姐面子上,我就依你,试用两个月,工资两千,看你表现了。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到时你自己乖乖走人,谁的面子我都不看。”

阿饼:“面量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您就等着瞧好吧。”

曹老板:“嘴巴倒是能说,废话少说,用实事说话。”

仅仅两天,阿饼就让曹老板刮目相看。

第一天,阿饼来到火车站,走进一家小超市,对老板说:“来桶泡面。”老板问他:“要什么牌子的?”“什么牌子的都行,不过我更喜欢×××”,阿饼指了指曹老板新代理的一个牌子。老板把泡面拿给他,阿饼付了钱,却不离去,“老板,有没有开水,我就在您这里吃。”老板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开水不热。”阿饼说,“麻烦您烧一下,我再来一桶。”看在他再来一桶的份上,老板专门烧了一壶开水。

阿饼把两桶面全泡上,然后专心致志玩手机。五分钟后,阿饼风卷残云,不到五分钟,把两桶泡面吃了个一干二净。老板甚是吃惊,正要说话,阿饼拍出十块钱,“老板,再来两桶!麻烦您再烧壶水。”老板连声说好,刚才烧的是自来水,这回烧的是桶装水。十几分钟后,阿饼又消灭了两桶泡面。

老板眼珠子看直了,拉着阿饼的胳膊,“小弟,你是何方高人,做什么的?”阿饼淡然一笑,“高人谈不上,面桶一个。”

老板:“什么桶?”

阿饼:“面桶,泡面的面,饭桶的桶。”

老板:“小弟好面量,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请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阿饼:“卖面的,推销泡面的,怎么样,老板,要不要进点货?”

老板:“没问题,来五箱,货到付款。”

阿饼:“好咧,进五箱送一箱,货到付款。”

第二天,阿饼来到汽车站一家小超市,以同样的方法,让老板进了六箱桶面。

阿饼以他特殊的推销方式,征服一家又一家的中小超市和代销店老板,业绩像开花的芝麻,节节攀升。大惊大喜的曹老板,将阿饼的试用期缩短为半个月,工资一下增加到三千。他现在最头疼的,是如何留住这个前无古人、很可能后无来者的泡面销售奇才,虽然阿饼并未流露半点要走的信号。

除了自己和女儿,曹老板现在最看重的人是阿饼,最善待的人也是阿饼。仅仅三个月,阿饼升为销售经理,工资加到五千。阿饼十分满足,相当有成就感。同学当中,三分之一在求职路上苦苦挣扎,三分之一勉强混个温饱,三分之一工资两千出头,超过三千的凤毛麟角,达到五千的,绝无仅有。

半年后,曹老板决定把阿饼变成自家人,也就是说,他要把女儿嫁给阿饼。曹老板的女儿,叫曹细细,曹细细除了心眼有点细,其它并不细,大脸大嘴大眼大胸大臀,腰也有点大,超过阿饼半尺左右,配帅哥有难度,配阿饼绰绰有余。

三个月的时候,曹老板便产生把阿饼变成自家人的念头,阿饼的一个策划,促使他将念头化成决定。

这个策划让曹老板看到,阿饼不仅是个有肚量的面桶,还是个有头脑的吃货。

阿饼的策划,是举办一个吃泡面大赛,设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两名、三等奖三名,分别奖励六千元、四千元、两千元,同时颁发奖杯,分别为金(镀金)杯、银杯、铜杯。比赛采取分组淘汰制,规定时间内,吃泡面桶数多者胜出,进入下一轮比赛。

大赛消息在当地媒体登出后,报名者甚多,报名者当中,学生和打工者居多。阿饼亲自参加比赛,以绝对优势毫无悬念胜出。比赛后一周,赛场指定那个牌子的泡面,销量猛增百分之三十。曹老板是最大赢家,库存泡面全部出货。

阿饼惊人的面量和吃速,在网上越传越广越传越神,网友惊呼其为泡面王,当地几乎家喻户晓,并迅速传遍全省辐射全国。阿饼微博上的“面粉”,已经达到七位数。

阿饼的名声,被某泡面公司获悉。老总现场验证了他的面量和吃速后,当场拍板请他做品牌形象代言人。代言费之高,曹老板如果有两个女儿,愿意打包嫁给阿饼做大小老婆。

曹细细嫌阿饼太瘦太矮,迫于父亲压力,不冷不热和阿饼相处着。曹细细母亲死得早,父亲又当爹来又当娘,为了她,没有再娶,因为这份情,女儿基本对父亲言听计从。就身体而言,细细偶与阿饼发生硬件上的接触,软件碰都不让碰一下。所谓硬件,就是四肢,所谓软件,就是乳房和屁股。阿饼出名后,在曹细细眼中一下变得伟岸茁壮起来,不仅主动让他动了乳房和屁股,还让他动了比乳房和屁股更软的软件,这个读者懂得,不必细说。

曹老板更着急,怕女面粉把阿饼抢了去,勒令阿饼和曹细细立即结婚,把准女婿变成女婿。

婚礼的豪华度就不说了,让宾朋印象最深的,是餐桌上三道与泡面有关的美食,分别是鱼翅煮泡面,红菇炒泡面,蜂蛹炸泡面,其味道之鲜美独特之空前绝后,连一听到泡面二字就反胃的人,也大呼过瘾。当主持人宣布,这三道菜是阿饼的发明创造时,婚宴掀起第一个高潮。

第二个高潮,是阿饼现场表演吃面。阿饼说,因为要留点肚子给大家敬酒,今晚我只能吃两桶面,但是我要挑战一个全新的纪录,用最快的速度吃完。说完,他请上一个彪形大汉,递给他两支香烟,对他说,待会比赛开始,你用最快速度把烟抽完,当然,是一支接着一支抽,而不是两支一起抽,我在你把烟抽完之前,吃完两桶面,否则算我输,赔你两千块钱。

结果令人震撼,在大汉吸完最后一口香烟之前,阿饼吃完最后一口面。掌声雷动,人群中有人惊呼,就是喝两桶水,也没这么快啊,真是神人啊。

第三个高潮,是摇奖。每位宾朋用手机扫描菜单上二维码,那是阿饼形象代言的泡面公司的二维码,加入其微信群。主持人一声令下,大家同时摇晃手机,大屏幕上出现名次前十位机主的名称和头像。一分钟之内,摇晃次数最多者中奖,取前三名。奖品为纯金制造的微型泡面桶。摇奖分三次进行,共有九位宾朋中奖。

阿饼形象代言的那家泡面公司,对婚礼进行了网络直播,还请来明星助阵,把曹细细幸福得神魂颠倒,从此对父亲绝对言听计从。婚礼次日,该公司生产的泡面,销量猛增百分之四十。

 阿饼和曹细细的婚姻生活,很快出现问题。曹细细说,亲爱的阿饼,你现在是我老公,我要管管你了。阿饼说,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管我做什么,有什么好管的?夫妻之间要互相信任,管来管去多累呀,你看我从来都不管你。

曹细细:“亲爱的,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要管你的自由,我是要管你的饮食,你不能一日三餐都吃泡面,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阿饼:“吃泡面不好吗?又方便又省钱。”

曹细细:“我们现在还需要省钱吗?钱不是问题,健康才是问题。你一年到头吃泡面,迟早要把身体吃坏的。王均瑶你知道吧,三十八岁死于肠癌,据说他的肠癌,就是吃泡面吃出来的,他平时为了图省事,节约时间,经常吃泡面充饥。一看你吃泡面,我就忍不住想起王均瑶,一想起王均瑶,我就忍不住为你担心。还有,我妈是得胃癌死的,她年轻的时候,娘家很穷,吃不好。结婚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家也穷,她专门吃剩菜剩饭,把好吃的都让给我和爸爸,把自己的胃吃坏了。”

阿饼:“你多虑了,我身体好好的,什么毛病没有,你不用担心!”

曹细细:“我怎么能不担心?我看你天天吃泡面,就好像看你天天喝酒,天天吃泡面等于天天喝酒,绝对要把身体吃坏。”

阿饼:“泡面是泡面,酒是酒,吃泡面是吃泡面,喝酒是喝酒,你不要瞎扯,再说,我不怎么喝酒,你不记得了,结婚那天晚上,我差点醉死。我天生就是吃泡面的,你不让我吃泡面,活着还有什么劲?”

曹细细:“我又没有不让你吃,你不要餐餐吃嘛,两天吃一桶,或者一天吃一桶,像戒烟一样,先把量减下来。”

阿饼:“你要我戒面,绝对做不到。我一餐不吃泡面,浑身无劲,一天不吃泡面,活着没有劲,我有泡面瘾。这么说吧,泡面就是我的毒品,我一餐也离不开它。”

曹细细:“你要再这么吃下去,我怕是要当寡妇了,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当寡妇。”

阿饼:“你这是咒我?”

曹细细:“不是我咒你,是你自己不珍惜身体,一个不珍惜身体的人,怎么会珍惜老婆孩子?”

阿饼:“既然这样,那你找过人吧,找一个不会让你年纪轻轻当寡妇的人,趁我没死,还来得及!”

曹细细:“阿饼,你王八蛋,算我瞎了眼!”

阿饼:“曹细细,你找过人的时候,别忘了带上放大镜,看清了,千万别再瞎眼!”

两人越吵越凶,差点打起来,惊动了曹老板。曹老板技高一筹,成功调解。曹老板的办法是,阿饼泡面照吃,但是要变着法儿吃,比如婚宴上的鱼翅煮泡面,红菇炒泡面,蜂蛹炸泡面,就很OK嘛,既营养又好吃。一个会吃的人,不在于吃什么,而在于怎么吃。不会吃的人。好东西吃坏身体;会吃的人,差东西吃出好身体。现代人身上的病,什么胆固醇高血脂啊,什么糖尿病高血压啊,不都是吃好东西吃出来的吗?曹细细反驳道,爸爸你这是歪理学说,妈妈吃了那么多差东西,怎么没吃出好身体,却把命吃没了?曹老板说,桥归桥路归路,你妈妈那是没东西吃。曹细细说,我说不过你,你跟阿饼同穿一条裤子。

曹老板愣了一下,笑道,我当然跟阿饼同穿一条裤子,哪能跟你同穿一条裤子,你是女的,男女有别嘛,你说是吧?曹细细噗嗤一声笑了。曹老板继而语重心长道,女儿啊,阿饼的人生和泡面息息相关,阿饼的事业和泡面息息相关,也和爸爸的事业息息相关。阿饼的价值,或者说阿饼的身价,是靠吃泡面吃出来的,你真浑啊,怎么能让阿饼不吃泡面呢,你这不是不支持阿饼的事业吗?你要做的,不是阻止阿饼吃泡面,而是想方设法让阿饼吃上营养可口的、花样翻新的泡面。阿饼不喝酒不抽烟不吸毒不赌博不泡妞,就好吃口泡面,你还不让他吃,那他活着还有个什么劲?

曹细细嘀咕道,泡面能做出什么新花样。父亲伸出指头,轻轻点了一下曹细细的大脑袋。你呀你,头大脑小。女儿啊,你要做个有心的妻子,你到百度上搜索一下,泡面的做法,至少有五十种,图文并茂,很容易做的,比做菜容易多了。

曹细细勾下头,面露惭愧之色,暗下决心:“阿饼,从明天开始,我一定让你吃上营养味美的泡面。”

阿饼也勾下头,面露感激之色,心里默念道:“知我者,岳父也!”

随着烹调泡面水平的不断提高,曹细细也渐渐爱上了泡面,开始每天吃几口,接着每天吃一餐。当她发现泡面有良好的减肥功效时,则以泡面为主食。

阿饼出名后,不断接受电视台邀请,参加吃泡面表演,同时接受挑战,至今无人打破他一分钟吃两桶泡面的纪录。在泡面公司的策划之下,阿饼决定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

世界吉尼斯还没有这方面的纪录,阿饼一分钟吃两桶泡面的速度,震撼了世界吉尼斯官员,阿饼申报成功。阿饼表示,今后,他要向自己挑战,一分钟吃三桶泡面。

阿饼申报吉尼斯纪录成功不久,儿子出生,这是他送给儿子最好的礼物。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岂止他,所有的人都想不到,儿子一出生就骨折了。看清楚了,不是夭折,是骨折!也就是说,阿饼的儿子,竟然被曹细细的产道夹骨折了。

得知阿饼吃了十几年泡面,妻子受他影响,怀孕期间也吃着泡面,百思不得其解的医生和专家,似乎找到答案:由于营养极度缺失,致使其基因产生裂变,精子质量严重下降,加之母体营养亦不良,从而产下“面婴”——骨头像没泡开的泡面一样脆弱的婴儿。

阿饼转辗国内外,花光了绝大部分财产,也没能挽救儿子生命。儿子死的时候,全身骨头碎裂,仿佛一桶被两面暴力挤压的干泡面。

曹细细从此对泡面充满刻骨仇恨,一下把泡面戒了。阿饼也想戒,奈何怎么也戒不了,除了泡面和少数几种水果,他吃不下任何食物,入口即吐。水果是在吃了泡面的前提下才能吃下,就像坚果必须嚼碎才能吞下。三十出头的阿饼,健康状态和八十多岁老人差不多,某些方面,比如骨质,还不如八十多岁老人。自从卫生间洗澡滑了一跤,摔裂股骨后,一年之内,阿饼骨折了三次,基本躺在医院。

阿饼第三次骨折后,岳父和曹细细,再也没有出现。还是贵人通知阿饼父母,把他接回老家。阿饼发达后,万分感念贵人当年的无私帮助,给予他百倍回报。这期间,贵人妻子得了尿毒症,一周透析三次,一次五六百块,贵人的积蓄像沙漏里的沙子,很快漏光。阿饼的回报,可谓雪中送炭。所幸或者不幸的是,贵人妻子病了两年零三个月,去世了,否则阿饼的回报也会像沙漏里的沙子一样漏光。阿饼是在贵人妻子患病至七百六十五天的时候,开始回报贵人的。贵人对此亦十分感念,阿饼骨折以来,主要是他在医院照顾他,大半治疗费也是他出的,那是阿饼回报款里的余款,算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阿饼的吸收能力太差,治也白治,看着阿饼实在不行了,贵人这才通知他父母来接他回去。阿饼老家尚可土葬,算是落叶归根吧。

父母的房子,是村里最好的房子,那是前些年赚了钱盖的。阿饼弟弟的老婆,也是阿饼出钱娶的。阿饼本想把父母接到城里过好日子,父母不习惯,非要待在老家。阿饼就把震后政府帮盖的房子扒了,建起了村里唯一的别墅。他还把母亲接到大医院治疗,各种风湿虽未根治,但大为改善。

阿饼吃泡面改变命运和传奇,在家乡一带传为美谈,许多人暗地里苦练吃面本能,梦想成为阿饼第二第三。阿饼过年回家时,前来请教的人踏平门槛。阿饼哭笑不得,这个真没法教,要是能教,我早把弟弟教会了。阿饼回家等死期间,仍有不死心和不怕死者,上门讨教。父亲和弟弟不胜其烦,人一来就放狗咬,门庭和车马这才迅速冷落稀少。

虽然家乡交通大为改善,回到三千里外的故乡时,阿饼还是付出很大代价,又折了两个骨头。

四个月后,阿饼死了,尸骨轻的,十岁小孩能一把抱起。时值酷暑,尸体居然不臭,苍蝇不见一只,可见其体内防腐剂多到何种程度。阿饼死前,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来桶泡面。另一句是,把我跟稻花埋在一起,把剩下的泡面,同我一起埋掉。

母亲刚把泡面撕开,还没来得及注入开水,阿饼就断了气。入殓时,父亲和弟弟把事前买来的几十桶泡面,外加家里剩下的十几桶,全部装进棺材。

稻花就是当年的邻家小妹,第一个让阿饼吃上泡面的人。费了好大劲,才找到她浅浅的、灌木丛生的坟包。

阿饼的死讯,经贵人传上微博和微信,引起凋零了的为数不多的面粉的哀鸣。其中一个颇有文才的面粉,为他撰写了一副挽联。上联是:为泡面生,为泡面死,为泡面奋斗一辈子;下联是:吃泡面亏,上泡面当,最终牺牲在泡面上;横批是:死得其所。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