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NO.30】好在我们还有很多个十二年

2016-01-19 11:4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NO.30】好在我们还有很多个十二年



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正经历着又一次漫长的失眠,一到凌晨四点,思想再贫瘠的人也总是能才思泉涌。



真的想要写写康熙来了这档节目,是因为几天前奇葩说第三季海选视频里,那个我很喜欢的作家张晓晗说的话。

她说:“我从十二岁就开始看康熙,它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包容。参加节目的不乏一些怪人,但是康永哥从来不会对他们的好坏对错进行评判,而是引导着他们把自己的故事讲完。从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是可以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然后勇敢的坚持下来的。”



在韩流不像现在这么强劲,电视机里各大卫视的访谈节目还局限在大家正襟危坐着聊天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康熙来了,在电脑课隔壁桌女生的屏幕上。

我看着小S大摸某个当红男星的胸肌,毫不避讳的开着暧昧的玩笑,当时一下子觉得“哇,这个女生好酷哦!”不自觉跟隔壁桌女生一起看完了整集。



也是那个时候第一次知道小S,“啊,就是那个在流星花园里跟道明寺谈恋爱的招风耳姑娘的妹妹啊!” 

回家以后我常常在网站上检索康熙来了,不管是姐妹淘大爆料、外貌调查局还是各种奇怪的大调查,素人网红还是大牌明星,只要小S一翻白眼我就开心得不得了。

我在心里暗自把小S视为女神,暗自羡慕,觉得她比大S美了不知道多少倍,又敢说敢做,揩油所有男嘉宾,有一回她甚至坐上了马英九的大腿,更别说什么吴彦祖陈冠希彭于晏这种我们说起他的名字都会眼放桃花的美好肉体了。



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根本察觉不到蔡康永对这个节目的重要程度,只觉得光芒都在小S身上,而他只是不温不火的在一旁帮衬罢了。

直到很后来,我才越来越觉得“啊,原来一直都是这个家伙掌控着整场的节奏气氛啊!”

年轻时候的蔡康永肩膀上还没有奇怪的生物,但是依旧穿着怪异夸张。看他写的字,总是在乖巧温顺之间透着反抗和叛逆。

他有着跟外表不怎么一致的细腻敏感,在节目里说起千与千寻里忘记自己名字的琥珀川的时候一度难过落泪。



他们打开了我对整个台湾民众的印象:讲话软软的却又很敢穿的男生,跟直来直去敢说敢做对新鲜肉体充满欲望的女生,大家又酷又机灵。

后来才明白过来,台湾人民也不全都如此装扮,白眼功夫了得,不管在哪里的人来看,他们两个也都是特别机灵特别酷的那类人啊。



后来有趣的节目越来越多,国内外娱乐信息也越来越丰富,康熙来了我看得越来越少。

偶尔在全国各地小吃街档口的宣传屏幕上,看到美食大赏专题里介绍那个档口在售卖的美食的节选,从凹蛋糕到大肠包小肠,从越南河粉到日本香蕉蛋糕……

彼时的我跟朋友看着节选在档口前排着长队,我们期待的哪是那份地沟油小吃啊,我们只是不想辜负当年看着节目流下的口水罢了。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的,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这档持续了十二年然后庄重结束的节目陌生又不屑。

我们总是会带着怀念讲起这个节目,“当年有一档节目很火哦,里面的两个主持人又酷又机灵…”

而那些等不及我们慢慢怀念的孩子一定会打断我们,“哎呀麻~你好烦喏,人家要去打游戏了啦~”



十二年弹指一挥间,小S已经从少女变成几个孩子的妈,蔡康永也从打扮出格的姐妹淘变成了奇葩说里靠说话影响别人的辩论导师,而在电脑前一坐十二年的我们,也变成了或好或更好的长大的样子。

但是还好我们一起经历了这十二年,还好我们还有很多个十二年。







“好了,我现在要把摄影棚的灯关掉咯。”

















咦?这里有颗二维码,让我们来长按两秒识别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