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郎朗谈童年:真正爱弹琴,那么练琴辛苦、父亲严厉都不算什么

2016-01-14 09:00: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郎朗谈童年:真正爱弹琴,那么练琴辛苦、父亲严厉都不算什么

点击上方“朗韵古筝”关注精彩筝人筝事!

12月份,“一爱一生”钢琴独奏会在广州上演。演出间隙他接受了记者采访。


弹奏每一部作品都要心怀虔敬


记者:郎爸曾说你学什么都特别用心,谱子上也是红铅笔、蓝铅笔记得满满的。如今接触一些新的或者说未曾弹奏过的作品,依然会如此投入吗?有什么不太敢轻易碰的作品吗?


郎朗:我已习惯在谱子上勾勾画画,一方面加强记忆,另一方面把与每位指挥大师合作时的感受也标记下来,加深体会。现在仍然会这么做。如果是一部新作品,标记就更多了。


我倒没有什么不敢轻易碰的作品,但在弹奏每一部作品时,都要心怀虔敬。有时碰到一些年轻的作曲家写出很好的曲子,我也特别高兴和他们合作,这中间有一种很新鲜、很青春的气息飘荡出来。


记者:有一种说法,大师是一场一场的演出“练”出来的,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郎朗:这话的意思是说,要在舞台上磨炼出来,光在屋里弹不行。


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平时刻苦的磨炼和耐心的积累,光靠舞台是练不出来的,反而有时候会练出乱子来。


我大约一年演出120场左右,差不多十年了都是这样的节奏,但我一直要求我的酒店房间里要摆设钢琴。我坚持每天练琴两个小时左右。



只要你热爱,有毅力,时间总能挤出来


记者:你是个大忙人,如何保证自己的练琴时间?如何让自己的技艺日益精进?


郎朗: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关键要看你的毅力和对钢琴的热爱程度。


基本上我每天会保证两个小时的练琴时间。另外我会利用各种在路上的时间反复听各位大师的音乐,把键盘放在心里,反复练习,用心练习。


同时,我几乎每年都会与世界顶尖的交响乐团和指挥大师合作一遍,如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纽约爱乐等,能学到不少东西,并融汇众长,化为己用。

  

记者:你有没有打算为中国传统音乐走向西方搭建一些桥梁?


郎朗:多年前我出过一个专辑《黄河之子》,就是专门向西方观众宣扬中国传统音乐。


在许多国外场合,我都会在最后加演中国曲子,像《平湖秋月》《水草舞》《珊瑚舞》《春节序曲》等,我都演奏过,反响非常好。

说我童年不幸,那是一种误解


记者:郎爸日前公开说,他和你现在更像是兄弟。有人认为你的童年是不幸福的,你觉得呢?


郎朗:这里有一种误解,很多人认为我小时候练琴苦就是不幸福,其实我非常喜欢弹琴,那是发自内心的,不是逼迫出来的,否则我走不到今天。


父亲只是有些教育方法比较严厉,但如果我不热爱弹琴,再逼迫也是没有用的。


记者:琴童要想走出来,是否都有一段不可能绕过的漫漫路?对于广大琴童,你有何建言?


郎朗:首先要问自己是不是热爱弹琴,或者能不能培养出这种热爱来,如果没有这一点就不要走这条路。





金奖品牌 独特设计 引领行业发展


长按二维码欣赏筝人筝事

喜欢本文的亲,在页尾点个,转发一下吧~么么哒~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