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下雪的日子 II 美国诗人非马

2016-01-12 09:44: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下雪的日子 II 美国诗人非马



编者按:提起非马先生或许大家并不陌生,他左手写诗,右手画画、雕塑,且还是核工博士,如此多才多艺在人才辈出的时代也好像是凤毛麟角啊!

非马, 本名马为义, WilliamMarr1936年生于台湾台中市,在原籍广东潮阳度过童年。台北工专毕业,美国马开大学机械硕士,威斯康辛大学核工博士,曾在美国能源部属下的阿冈国家研究所从事能源与环境系统研究工作多年。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著有诗集《在风城》《非马诗选》《非马集》《白马集》《非马短诗精选》《非马的诗》《非马新诗自选集》(四卷)及英文诗集AUTUMN WINDOW ,汉英法三语诗选《芝加哥小夜曲》等23种,散文集《凡心动了》《不为死猫写悼歌》《大肩膀城市芝加哥》及译著多种。作品被收入一百多种选集及教科书,并被译成十多种文字。主编《朦胧诗选》、《台湾现代诗四十家》及《台湾现代诗选》等多种。被美国评论家誉为芝加哥诗史上值得收藏的十位诗人之一。近年并从事绘画与雕塑,在芝加哥、北京、上海、苏州及成都等地与网络上举办过多次个展及合展。非马素以简洁纯朴的形式表达丰富深刻的内容著称。他的许多作品都充满了对人类及宇宙万物的悲悯情怀,强烈的生命感及隽永的哲思,常予读者以震撼,令人过目难忘。《非马艺术世界》(http://feima.yidian.org/)是他自己营造的个人双语网站现居芝加哥。

鸟笼

打开

鸟笼的

让鸟飞

把自由

还给

诗人非马作品〈鸟笼〉一首,使我读了钦佩之至,赞叹不已。像这样一种可一而不可再的“神来之笔”,我越看越喜欢,不只是万分的羡慕,而且还带点儿妒忌,简直恨不得据为己有那才好哩。

我认为,此诗之排列法,其本身就是“诗的”而非“散文的”。如果把它排列成:

打开鸟笼的门,

让鸟飞走,

把自由还给

鸟,笼。

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此一来,就“诗味”全失了。一定要把“鸟”和“笼”二字分开来,各占一行,这才是“诗”。这才是新诗!这才是现代诗!

说到诗的主题,非马不但把“自由”还给“鸟”和“笼”,而且还有个第三者—我—在这里哩。让飞走的鸟自由,让空了的笼自由,也让读者自由—所谓“留几分给读者去想想”,言有尽,意无穷,这多高明!多麽了不起的艺术的手段啊!

朋友们:请用你们的想像去创作一幅画吧—站在旧金山最高一座山的山顶上,纪弦举杯,遥向远在芝加哥的非马道贺与祝福的那种神情。

——纪弦

罗湖车站

——返乡组曲之八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她老人家在澄海城

十个钟头前我同她含泪道别

但这手挽包袱的老太太

像极了我的母亲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他老人家在台北市

这两天我要去探望他

但这拄着拐杖的老先生

像极了我的父亲

他们在月台上相遇

彼此看了一眼

果然并不相识

离别了三十多年

我的母亲手挽包袱

在月台上遇到

拄着拐杖的我的父亲

彼此看了一眼

可怜竟相见不相识

这首诗的语言是如此地通俗浅显,但意境却是如此地深沉凝重;白描淡写的诗艺是如此的传统;亦幻亦真的意象却又是如此的现代。本诗的题材写的是一家平民百姓三十多年的离愁别恨,但是,谁又能认为诗人仅仅是表现了自我一家的命运呢?本诗通过罗湖车站月台上两位老人的偶遇,统摄了祖国几十年民族分裂的历 史悲剧。我国有千百万个离散家庭,就如搭错了历史之车,虽然亲人月台相遇,也形同陌人。读者吟哦此诗,不禁反思低回,感叹不已。现实中的罗湖车站是中国与世界人类的交汇点,是东西方物质和精神文明的交汇点,现在又是我国海峡 两岸同胞的交汇点。它象徵著祖国新时期的改革开放精神。非马文学作品中的 《罗湖车站》是八十年代台湾文坛兴起的“探亲文学”热的先声之作,堪称为“探亲文学”的序诗。这首诗典型地代表了非马的诗风。非马保持了台湾现代诗 的乡土风格和民族风格。写下了一系列与海峡两岸的祖国现代化事业同呼吸的好诗,将一颗渴望祖国进步、民主、改革、开放、统一、富强的赤子心灵献给了海 峡两岸的同胞。

——武治纯

醉汉

把短短的直巷

走成一条

曲折

回荡的

万里愁肠

左一脚

十年

右一脚

十年

母亲啊

我正努力

向您

非马的《醉汉》除了美感外,给人更多的是心灵的冲击和震撼。如果说余光中的《乡愁》是台湾同胞及全体中国人共有的思乡曲, 那么非马的《醉汉》则是无国界疆界的全球华人和人类共同的思乡曲。四十个字所包涵的浓浓思乡情结让每位游子为之震撼,过目后就终生难忘。深沉凝炼难以言表的游子经历是诗人赋予此诗意境美与内在美的生命。同时,这诗也凝集了造形与韵律的外在美,堪称乡愁诗中的绝代佳人,是乡愁诗的颠峰之作与经典极品。它属于世界的文化精髓。

——冰花

共伞

共用一把伞

才发觉彼此的差距

但这样我俯身吻你

因你努力踮起脚尖

而倍感欣喜

短短五行,三十四个字,却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塑造了一个饶有趣味而耐人寻味的诗境。它描绘的显然不仅是一对恋人雨中共伞的情景。我们似乎也可以将这把伞理解为“家”。当夫妇之间发现差距和歧异时,难道不可以像这对共伞的恋人一样,依然怀著爱心、互相体谅、互相适应,去弥补彼此的差异吗?推而广之,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社会之间、国家之间,彼此不也可以求同存异、取长补短而愉悦相处吗?

——安晨

夜笛


用竹林里

越刮越紧的风声

导引

一双不眠的眼

向黑夜的弄尾

按摩过去

风声

导引

一双不眠的眼

向黑夜的弄尾

按摩过去

非马的「夜笛」这首诗……把这许多复杂的意义,用了不到三十字交代出来,换成单向直线运动或时间性的散文,非百字莫办,这正是文字密度的发挥。这种精炼的写实诗,绝对是白话诗初期的写实作品,如刘半农的《相隔一层纸》(民国六年)与三十年代后期左派的普罗诗,如臧克家的《泥土的歌》所无法企及的。

——张汉良

下雪的日子

伸个懒腰

抖一抖

小咪

你要死了

把地毯

搞得

到处是

我所看到的诗,要抄出以直接的、很白的、口语化、明朗、浅近、机智的诗,莫过于这首诗(《下雪的日子》)了。这就是诗,最好、最真的诗。

——林亨泰

越战纪念碑

一截大理石墙

二十六个字母

便把这麽多年青的名字

嵌入历史

万人冢中

一个踽踽独行的老妪

终於找到了

她的爱子

此刻她正紧闭双眼

用颤悠悠的手指

沿着他冰冷的额头

找那致命的伤口

《越战纪念碑》不是一首长诗,但绝对是一首“大诗”,第一段,“一截大理石墙/二十六个字母/便把这么多年轻的名字/嵌入历史”,短短四行,写尽风雨硝烟,写活人类历史的缩影,第二段,一个老妪的形象,跃然纸上,道尽天下亲情的悲歌,收尾,是诗人对“历史”的思考,对“文明”的思考,读者看到,也不由得会对自身---产生,提出“思考”,我们的历史就是这样的吗?人类的文明就是这样的吗?
所以说,写历史,写时代,不一定必须是“宏篇著作”,如此的短章,对“人类的触动”,已经绰绰有余了,因为,“每一个字,都是心灵的体现”,是“艺术与灵魂”的映照。

——迪拜

春雷的变奏

1

半夜里把我叫醒

我蠢蠢欲动的心

2

半夜里把我吵醒

还理直气壮

你的心

不也蠢蠢欲动?

如果说这首诗的上阙是对“春雷”情态的抒写,那么其下阙可谓是作者主观心理与精神的一种宣泄。虽然诗行变化不大,但只一句“還理直氣壯”,就把主观对客观“春雷”的情感与心理反映,淋漓尽致地宣泄出来了。或者,也可以这么说,作者只这么“四两拨千斤”地一转换,即进一步巧妙地喻现了“春雷”急不可耐的、即刻将发“脾气”的秉性,而“春雷”的反诘,“你的心\不也蠢蠢欲動?”,则再次体现出人的生命与感情,在物境人格化中透析出作者欣赏“春雷”、期望“春雷”、要做“春雷”的心理。其实,仔细揣摩这也是一种“惜春”的心理反应,可谓拟人化、情态化地意蕴出人与自然的生理与心理的变奏。

再则,这首短诗“动词”用的简捷、明快、跳跃,转折迅速而自然。比如“说”与“听”,只两个动词,就联结了实的动作和虚的想象,赋予“春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性,给人以强烈的、紧迫的动感,“瞬间”便快速完成了“春雷”诗意生命体的承转,抵达象征的本意——“我蠢蠢欲動的心”,进一步喻现了“春雷”随时可能在初春爆破寂静而寒意尚在的深夜,发出春的宣言。而在下阙的复沓之运用,不仅进一步强化了拟人的艺术魅力,而且使整首都在“运动”。阿.托尔斯泰说过:“在艺术语言中,最重要的是动词,这用不着多说,因为全部生活就是运动。”这首诗对于动词的运用,不仅有形有声,而且有情有意,从而极积调动人们的感官、听觉与心理反应,使诗达到含蓄隽永的艺术境界。

——蔡宁

一定有人哭泣

一定有人哭泣

在这样的黄昏

风从西边来

雨从西边来

而她就是忍不住

头一个哭泣的那个人

对一堆堆

历史的白骨

人间的不义与缄默

而她就是一开了头

便止不住哭泣的那个人

人类的罪恶

冰峰般矗立在她四周

把她笼罩在重重阴影里

使她窒息

一定有人哭泣

在这样的黄昏

风从西边来

雨从西边来

非马先生这首诗是为悼念(《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年南京浩劫》一书的作者张纯如)这位女作家写的,诗平白、朴素、简短,蕴藏了发人深省的命题,可谓以最经济的手法,表达了最沉重的主题,通过艺术的感知、艺术意象的选择和语言的提炼,用某种特定的典型场景与节奏表现出特定感情,创造出深沉的怀念情境和震撼人心的意境,让人吟哦之间,声声叩击心弦。我以为此作虽短,然中掘,耐人咀嚼。这首诗一共四节18122字,其中首节与最后一节,从文字看又属重复无疑,但通过细读就会发现其意味包含的情境则完全不一样,我们不妨对这首诗再读两遍。此诗另一个鲜明的特点可谓是承转自然,环环相扣出典型意象,表达出惊人的情境。读此诗,我再次钦佩于非马先生的诗歌艺术造诣,诗人在这诗的承转与铺排上,仍旧显现了他不显山不露水地自然承转诗的意象与情境的特点,每节过度自然且又跌宕起伏,就象电影的蒙太奇镜头一下切换到另一个相关画面,虽然是突然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然却恰到好处,营造出的情境扣人心弦。

——蔡宁



非马先生画作、雕塑一览






欢迎来到美国《常青藤》诗刊的公众的微信平台!

《常青藤》诗刊于20053月创办于美国西雅图,是一份拥有国际刊号,作者遍及20多个国家的国际性诗歌刊物。以一手擎起我们中国文化的灿烂,一手挽起西方文化的精华,双手构筑赋诗、作文的自由乐园为定位,以智性、灵性、真情、唯美等为主张。

欢迎投稿!

来稿请至ivypoetry@yahoo.com 并请在稿件中附上作者您的100字简介和近期照片一张,谢谢!

欢迎关注!

请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常青藤

或者加我们的微信号:ivypoetry

或者直接扫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