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富商巨贾风云录】之石崇

2015-12-31 08:49: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富商巨贾风云录】之石崇


栾氏春秋
微信号:Chunqiu_Luanshi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公元300年,石崇在东市断头台上,被砍头之前,叹息道,“这帮人还不是为了我的钱财。”押解石崇的人说道,“你既然知道人为财死,为什么不早些把家财散了,做点好事。”


时间倒回到公元249年,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的六子石崇出生了。此时登基时间不久的晋武帝司马炎仍然崇尚节俭。公元255年,司马炎灭吴,之后,晋武帝的压力骤减,在晋武帝的默许下,上流社会逐渐开始兴起奢侈腐化的风气。


白手起家的石崇如何发迹?

石崇是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的第六子,因生于青州,所以小名齐奴。他少年时便敏捷聪明,有勇有谋。公元273年(泰始九年),石苞临终时将财物分给几个儿子,只不给石崇。石崇的母亲向石苞请求,石苞说:“这孩子尽管年纪小,以后他自己是能得到财富的。”

石崇二十多岁就担任修武县令,以有才能著名。后入洛阳任散骑侍郎,又迁任城阳太守。公元280年(太康元年),石崇因参与伐吴有功,被封为安阳乡侯。他在郡任职时虽有职务,仍好学不倦,后因疾病自求解职。不久,又被拜为黄门郎。石崇的兄长石统因事触犯了扶风王司马骏,有关部门受司马骏指使,上奏弹劾石统,晋武帝司马炎打算严惩石统,后又赦免他。因石崇没有上朝谢恩,有关部门想把罪名再加到石统身上。石崇便向晋武帝上表辩白,得以解脱。经屡次升迁任散骑常侍、侍中。晋武帝因为石崇是功臣之子,又有才干,非常器重他。

公元290年(永熙元年),晋惠帝司马衷即位,由太傅杨骏辅政,杨骏心里明白他平时就没有好名声,便想效仿魏明帝即位时的先例,普遍给大臣们进封爵位,以便讨好众人,收买人心。石崇与散骑侍郎蜀郡人何攀一起上奏认为:“陛下被正式立为太子有二十多年,现在继承了大业,但是遍施奖赏,赐予爵位,比泰始之初及各位将领平吴的功绩得到的奖赏还要丰厚,这就使轻重不相称了。况且占卜得知,大晋传国世代无穷,现在开创的制度,是要传于后世的,如果有爵位就必得进升,那么几代以后,就没有人不是公侯了。”他们的意见没有被采纳。


不久,石崇被外调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兼领南蛮校尉,加职鹰扬将军。石崇在南方得到一个鸩鸟雏,把它送给后军将军王恺。按当时制度规定,鸩鸟不能到长江以北,此事被司隶校尉傅祗所纠察荐举。惠帝下诏宽恕石崇,将鸩雏烧死于街市。

石崇聪明有才气,但任侠而行为不检点。任荆州刺史时竟抢劫远行商客,取得巨额财物,以此致富。后来被征召为大司农,因征召的诏书未到他就擅离职守而被免职。不久,被拜为太仆。公元297年(元康六年),出任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守下邳。石崇有别馆建在河阳的金谷,又名梓泽。他前往徐州时几乎倾城出动来,在金谷为他设帐饯行。石崇到下邳后,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互相侮辱,军司上奏弹,被免职。


烜赫一时的石崇为何会被夷三族?

石崇后来担任卫尉,与潘岳共同巴结奉承权臣贾谧,贾谧与他们很亲善,号称“二十四友”。贾谧的外祖母广城君郭槐每次出来,石崇遇到时总先下车站在路左,望尘而拜。他就是如此卑鄙奸佞。

公元300年(永康元年),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诛杀贾后等人,贾谧也被杀,石崇因是贾谧同党而被免官。石崇的外甥欧阳建之前因弹劾司马伦而与其有仇。石崇的爱妾绿珠,相貌美艳,善吹笛。司马伦的党羽孙秀派人去索要绿珠,石崇当时在金谷别馆,正登上凉台,面临清澈的河水,婢女在旁伺候。孙秀的使者将要人的事告诉石崇,石崇将自己的数十个婢妾都引出来让使者看,婢妾们都是满身兰麝的芳香,披戴绫罗细纱。石崇对使者们说:“从中挑选吧!”使者说:“君侯这些婢妾美丽倒是美丽,然而我本是受命来要绿珠,不知哪个是?”石崇勃然发怒说:“绿珠是我的爱妾,你们是得不到的。”使者说:“君侯博古通今,明察远近,希望三思。”石崇说:“不需要三思了。”使者出去后又转回来劝石崇,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孙秀恼怒之下,劝司马伦杀石崇和欧阳建。

石崇、欧阳建也暗地得知他们的计谋,便与黄门侍郎潘岳暗地劝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谋划诛杀司马伦与孙秀。孙秀觉察了这些事,就假称惠帝诏命逮捕石崇与潘岳、欧阳建等人。当时石崇正在楼上宴饮,甲士到了门前。石崇对绿珠说:“今天我为了你而惹祸。”绿珠哭着说:“我应该在你面前死去来报答你。”便自投于楼下而死。石崇说:“我不过是流放到交趾、广州罢了。”直到被装在囚车上拉到东市,这才叹息道:“这些奴才是想图我的家产啊!”押他的人答道:“知道是家财害了你,为何不早点把它散发掉!”石崇无法回答。他的母亲、兄长、妻妾、儿女不论老少共十五人都被杀害,石崇遇害时五十二岁。

当初,石崇家的稻米饭撒在地上,过了一夜,都变成了螺,时人认为这是石崇全家被杀的征兆。有关部门查阅石崇的财产簿籍,有水碓三十多处,奴仆八百余人,其他珍宝财货田宅也有这样大的规模。

公元301年(永宁元年),司马伦被杀,惠帝复位后,以九卿礼仪重新安葬了石崇,并封石崇的从孙石演为乐陵公。


巨富痣与金谷园

石崇巨富痣,这个痣的位置比较难找,是在右肩胛骨最下端靠近脊椎的位置。石崇本来是古代的巨富,而这颗痣以他的名字命名意味着,有此痣的人无论男女都是以富得名的,动产和不动产经营都收入颇丰。


西晋石崇的别墅也叫金谷园。石崇是有名的大富翁。他因与王恺争富,修筑了金谷别墅,即称“金谷园”。石崇因山形水势,筑园建馆,挖湖开塘,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石崇用绢绸茶叶、铜铁器等派人去南洋群岛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的金碧辉煌,宛如宫殿。

金谷园的景色一直被人们传诵。每当阳春三月,风和日暖的时候,桃花灼灼,柳丝袅袅,楼阁亭树交辉掩映,蝴蝶翩跃飞舞于花间;小鸟啁啾,对语枝头。所以人们把“金谷春晴”誉为洛阳八大景之一。

明代诗人张美谷诗曰:“金谷当年景,山青碧水长,楼台悬万状,珠翠列千行。”此诗描绘出了金谷园当年的华丽景象。除了石崇斗富的故事,还有石崇爱姬绿珠,为石崇徇情勇而坠楼的历史典故一样美丽动人,千百年来为人们所传颂。只可惜历史战乱,沧桑巨变,昔日的名园已荡然无存,无可寻觅。 古时的金谷园究竟在哪里,就像李白的故乡在哪里一样,历来众说不一。一说在洛阳火车站附近的金谷园村一带,一说在白马寺附近,一说在孟津县送庄乡凤凰台村附近,还有一说就是在孟津县白鹤镇北部的黄河岸边。


从“豪华厕所”看石崇的奢侈生活

据《世说新语》等书载,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准备了各种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经常得有十多个女仆恭立侍候,一律穿着锦绣,打扮得艳丽夺目,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客人上过了厕所,这些婢女要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凡上过厕所,衣服就不能再穿了,以致客人大多不好意思如厕。官员刘寔年轻时很贫穷,无论是骑马还是徒步外出,每到一处歇息,从不劳累主人,砍柴挑水都亲自动手。后来官当大了,仍是保持勤俭朴素的美德。有一次,他去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见厕所里有绛色蚊帐、垫子、褥子等极讲究的陈设,还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忙退出来,笑对石崇说:“我错进了你的内室。”石崇说:“那是厕所!”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遂改进了别处的厕所。

石崇的财产山海之大不可比拟,宏丽室宇彼此相连,后房的几百个姬妾,都穿着刺绣精美无双的锦缎,身上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宝石。凡天下美妙的丝竹音乐都进了他的耳朵,凡水陆上的珍禽异兽都进了他的厨房。

据《耕桑偶记》载,外国进贡火浣布,晋武帝制成衣衫,穿着去了石崇那里。石崇故意穿着平常的衣服,却让从奴五十人都穿火浣衫迎接武帝。石崇的姬妾美艳者千余人,他选择数十人,妆饰打扮完全一样,乍然一看,甚至分辨不出来。石崇刻玉龙佩,又制作金凤凰钗,昼夜声色相接,称为“恒舞”。每次欲有所召幸,不呼姓名,只听佩声看钗色。佩声轻的居前,钗色艳的在后,次第而进。

侍女各含异香,笑语则口气从风而飏。石崇又洒沉香屑于象牙床,让所宠爱的姬妾踏在上面,没有留下脚印的赐真珠一百粒;若留下了脚印,就让她们节制饮食,以使体质轻弱。因此闺中相戏说:“你不是细骨轻躯,哪里能得到百粒珍珠呢?”


土豪之间的斗富吓死宝宝了

石崇曾与贵戚晋武帝的舅父王恺以奢靡相比。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便用蜡烛当柴烧;王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便做五十里的锦步障;王恺用赤石脂涂墙壁,石崇便用花椒。晋武帝暗中帮助王恺,赐了他一棵二尺来高的珊瑚树,枝条繁茂,树干四处延伸,世上很少有与他相当的。王恺把这棵珊瑚树拿来给石崇看,石崇看后,用铁制的如意击打珊瑚树,随手敲下去,珊瑚树立刻碎了。王恺之后感到很惋惜,又认为石崇是嫉妒自己的宝物,石崇说:“这不值得发怒,我现在就赔给你。”于是命令手下的人把家里的珊瑚树全部拿出来,这些珊瑚树的高度有三尺四尺,树干枝条举世无双而且光耀夺目,像王恺那样的就更多了。王恺看了,露出失意的样子。

豆粥是较难煮熟的,可石崇想让客人喝豆粥时,只要吩咐一声,须臾间就热腾腾地端来了;每到了寒冷的冬季,石家却还能吃到绿莹莹的韭菜碎末儿,这在没有暖房生产的当时可是件怪事。石家的牛从形体、力气上看,似乎不如王恺家的,可说来也怪,石崇与王恺一块出游,抢着进洛阳城,石崇的牛总是疾行若飞,超过王恺的牛车。这三件事,让王恺恨恨不已,于是他以金钱贿赂石崇的下人,问其所以。下人回答说:“豆是非常难煮的,先预备下加工成的熟豆粉末,客人一到,先煮好白粥,再将豆末投放进去就成豆粥了。韭菜是将韭菜根捣碎后掺在麦苗里。牛车总是跑得快,是因为驾牛者的技术好,对牛不加控制,让它撒开欢儿跑。”于是,王恺仿效着做,遂与石崇势均力敌。石崇后来知道了这件事,便杀了告密者。


高干子弟的奢靡悲剧让人唏嘘

石崇作为历史上以“斗富”留名史册的富豪,他财富积累的方式,以及后来的所作所为,都带有当时世族经济的烙印。

石苞临终前,将家产分给自己的五个儿子,独独没有留给石崇,石苞断言,“儿虽小,后自能得”。即便没有继承父亲的遗产,石崇作为开国元勋的后代,尤其是作为血统纯正的上流世族的一份子,他有的是机会赚钱。到荆州任刺史期间,石崇让部下化装成强盗抢劫过往客商,以此方式,石崇积累下了自己的财富。

在晋朝那个时代,从上流社会权贵精英,到世族子弟,他们崇尚玄学和老庄哲学,以颓废和无作为为荣。世族子弟的主要生活内容就是吃喝玩乐和斗富。石崇显然是当时世族子弟中斗富的胜出者。

石崇与皇帝的舅舅王恺斗富,王恺用糖擦锅,石崇就用蜡烛当柴。王恺拿出皇帝赏赐的一尺二的珊瑚,石崇就打碎以后,拿出三尺高的珊瑚赔给王恺。这样的游戏连皇帝都很感兴趣。石崇修建了金谷园别墅,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宛如宫殿,里面养了上千侍妾,还有他最爱的女人绿珠。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当石崇的靠山贾谧倒台后,他那巨大的财富成为乱世中他人觊觎的对象。出现开头那一幕的导火索是个女人。石崇的外甥欧阳健曾得罪孙秀,孙秀得志后就向他索要绿珠,石崇不给,于是被诬为乱党夷三族。


很难说清楚石崇是死于女人这摊“祸水”,还是“八王之乱”的权利斗争。石崇的一生充斥着暴利、奢侈。不过历史上对于这种暴力致富、浪荡不羁的公子哥,留下的不是同情,而是笑话。


觉得精彩的话,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栾氏春秋”!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直接关注“栾氏春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