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赤名莉香的难题

2015-12-24 13:4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赤名莉香的难题

《鹿鼎记》里有一段很有趣也很有用的陈述,关于“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和“鸡蛋里挑骨头”。陈近南说,“鸡蛋里若是没有骨头,人家要寻也寻不着的。” 韦小宝答:“鸡蛋要是变成小鸡,就有骨头了,而且人家来寻的时候,先把你的蛋壳打破了再说,然后再搅啊搅,搅得蛋黄、蛋白一塌糊涂。”


我对这段话有很深的感触。

后来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说:陈近南这样的人太伟大光明正确了,当不了主角,因为陈近南身上没有特别突出、特别人性化的矛盾冲突。陈近南太有责任感了,要他当师傅就是好师傅,要他当忠臣就二话不说地去死。在金庸整个不断熵增的武侠世界里,陈近南的武功水平和智力水平,放在《天龙八部》和射雕三部曲里,就是段氏家臣的位置。

但韦小宝这样的人,浑身自带包袱,就有很多可以展开戏剧冲突的点。观众朋友大概知道他是怎样的人物,但永远猜不到他想干嘛,这就是小说展开的重点。

只是,韦小宝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整个鹿鼎记里最服气的人还是陈近南,因为陈近南是他永远都成为不了、永远都心存敬重的道德高峰。陈近南就是韦小宝的坐标和参照系,就是不读书的韦小宝的经史子集,道德标杆。

所以韦小宝只是混世魔王,不是小人,更加不是伪君子。


但想想,古龙小说里是有陈近南似的主角的,那就是李寻欢。李寻欢这个人道德责任感极重,作者给他设置的包袱就是:一个又一个非此即彼的伦理难题。

在他的成长环境里,他爹是,我气死都是因为你没有考状元;龙啸云是,如果我病死都是因为你没有把表妹让给我。林诗音呢,林诗音失语了,但她的成长环境决定了她是不可能也不会像孙小红一样主动做出选择的。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古龙小说里最纠结也最讨厌、最没有观众缘的男主角。观众朋友是不喜欢看内心戏的,比较喜欢看外在矛盾。


当然,我们说,脑瓜子要灵活,不要给自己找罪受。不要给自己找罪受的点之一,就包括:对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和喜欢把蛋黄蛋清一块搅和的人心存警惕,也不要多做非此即彼的选择题。

有些非此即彼的选择题,还是骑虎难下,两头不讨好;有些非此即彼的选择题,看起来是甜蜜的烦恼,其实是陷阱——靖哥哥啊,你说是蓉儿好,还是华筝好?

当然,如果黄药师真的杀了江南五怪,那黄蓉就是有一百个一万个好,郭靖也是万万不会和她在一起的。如果成吉思汗没有设置陷阱杀了李萍,那郭靖和华筝不会没有回头路可走。这才叫天时地利人和,有些反派的出现是自动设置包袱,不到大结局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选择对每个人都一样痛苦。

黄蓉和赵敏,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妖女。胡一刀夫人和殷素素,也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角色,也都是她们可能会有的结局。

主角光环这件事,主要看运气。




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做多了,就是零和博弈。熵增到了头,一定会耗散。没有人的心智能够坚强到在一直被消耗的情况下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热量和真诚。

我把这个叫做”赤名莉香的难题“。


以往我以为赤名莉香的难题是:即便你有一千个一万个好,聪明美丽善良真诚默默付出,但只要你没有手段,没有技巧,也未见得会赢来幸福快乐的大结局;

后来我以为赤名莉香的难题是,即便你有一千个一万个好,聪明美丽善良真诚默默付出,但只要你不能确保被人需要,也就是换位思考到刚好以对方需要的方式去爱,也未见得会赢来幸福快乐的大结局;

现在我认为赤名莉香的难题是:如何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尽量不让对方面临非此即彼的选择题?

至于幸福快乐的大结局,留给上天去解决吧。赤名莉香和永尾完治在一起不幸福,又不是赤名莉香的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该死心就死心,这才叫,主要看运气。


爱情故事有很多种不同的打开方式,也许是猫鼠游戏,也许是零和博弈,也许是人类最不费力的伦理困境。但只要把它看做零和博弈,那就是非此即彼的难题,我们说,尽量不要这样。

最适合赤名莉香这样的玩家的游戏,不是零和博弈,而是有即时回报和升级通关提示的游戏副本,打了游戏就有经验值,打掉一个BOSS天上就掉小金币。

认真地学习一件事情,感受到作为学习者被激发的变化,和认真地创作一个事情,感受到气象万千的乐趣,这些不都比零和博弈有意思得多了?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