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问道】徐培晨:我和我的猿猴画

2015-12-24 11:5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问道】徐培晨:我和我的猿猴画

导语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春始画猴,至今已逾三十载,三十载的艺术生涯中,从对猴产生好感到操画笔画出第一只猿猴,第一张猿猴画,至如今已无从计算在我的画笔下诞生出多少只猿猴,多少张猿猴画。

  也许是心仪猿猴的缘故,不经意间便留成了如今的长发大髯,这在外表上和猿猴有诸多相似之处,故周围朋友直呼我为“毛猴子”,亦被尊称为“猿公”。

  长时间致力于这个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不少的研究成果。三十几年中出了很多画集,办了很多次个人艺术展。

  由于在这个领域突出的研究和影响,我被公认为画猴专家。其实我个人认为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研究还需要继续深入,至如今取得的研究成果只是积累了一些心得,也算作自己艺术人生的一部分。

  下面就与大家共同分享,也请大家不吝赐教。



1初识猴


  儿时的我生活在中国江苏北部的农村,由于经济条件的局限,娱乐节目很少,耍猴便是在是在农村较为流行且最吸引人的一项娱乐节目。

  每听到外面镗锣一响,村上男女老少便围拢过来,看猴被耍猴人牵在手上表演节目。节目多为古装戏,为了增加娱乐性,猴子在耍猴人的强行要求下不断更衣,并做出不同的姿势和高难度动作,真可谓是“才子佳人挥不去,帝王将相一手牵”。

  当然,猴子是极其不情愿去扮演这些角色的。不过耍猴人挥舞的皮鞭,不停地在猴子屁股后面炸响,会使得本来跑的就快的脚步速度更快,慢吞吞的动作变得异常的灵敏。

  通常,为了收钱方便,戏演片刻便被叫停。此时,小猴所要做的便是捧着镗锣去向围观的观众要钱。中国有句古话叫“有钱的捧钱场,没钱的捧人场”。这时候有钱的就往镗锣里丢一些,没钱也不打紧,增加了人气,热热闹闹就好。

  我很欣赏这句话:“大家好方是真的好”。

  当然,我内心是最不愿看到自己喜爱的动物被这样非人性化的训练。在众多的村童中间,我对猴子的兴趣最大,观察也最为仔细,它们的一举一动和丰富的表情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中。猴子给我的印象着实是太机灵,太神气,太通人性了!难怪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塑造了孙悟空这个光彩照人的形象----能上天,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能下海,龙宫借宝,万斤定海神针变如意金箍棒。

  上个世纪,孙悟空的形象被搬上荧幕,已影响了几代中国人和外国人,尤其是儿童。只要西游记主题曲一响,孩子们便会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围坐在电视机旁,全神贯注地观看,发出会心的笑声。

  喜好集邮的人都知道,那张1980年的猴票,由原来面值上的八分钱,早就涨到几万元以上,猴子的魅力太大,真是了不得。

  东胜神州花果山离我的家乡不远,这里的山、水、草木皆因生长在孙悟空的老家而充满了传奇色彩。登临此地,会有很多“孙悟空的子孙们”盛情欢迎。在这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与猴和谐相处。这里的山长青,水长流,花果飘香,猴长栖,身临此境,可谓赏心悦目。



2与猿猴的近距离接触


  1981年的春天,我参加中国教育部在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举办的全国高校青年教师中国画研修班。

  著名画家李际科教授带我们学院赴四川峨眉山写生。由报国寺上行至洗象池,正准备登金顶的时候,忽然在面前出现了很多猴子。他们很可爱,与人友善,围着我们要吃的、喝的。我们便把随身携带的花生米、葵花籽、水果等拿给这些调皮的猴子们享用。它们还趁机爬到我的头上、肩上、手臂上、腰上、腿上,俨然把我当成了树,爬了满满的一身,与我嬉戏。这种场景让我不由然想起了佛教中的一幅画-----童子戏弥勒。顽童们围住弥勒佛,有的捏耳朵,有的抠鼻孔,有的掏耳孔,有的挠脚丫,有的抠肚脐眼儿……童乐,佛乐,大家乐,其乐融融。

  猴子们不怕我,我也对猴子却产生了浓浓的爱意。与猴子们缘分,让我选择了猴作为自己绘画的主攻题材。

  刚开始的时候,我用的是工笔表现形式。先用细笔单勾出五官、手脚、臂疣,再视猴身的起伏高下,勾出毛丛,然后渲染多遍完成。中国的工笔画有个好处,画的细,尽可能深入的表现对象,巨细无遗。这种表现形式主要运用在我八十年代的作品中,进入九十年代主要以写意的形式表现。写意形式最大的特点是概括,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能一笔两笔写出头颅、手臂、胳膊。身体除了五官之外,皆可简约写出,唯五官,尤其是眼睛,须仔细深入刻画,皆在传神。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眼睛、神情的表达,可以传递出被表现者的情绪、神采、欲望。中国的成语“传神阿堵”、“画龙点睛”都是强调对眼睛刻画的重要性,是画活对象的传神之笔。因此我在表现猴子的灵性时,除了对肢体的抽象表达,更重要的是是对五官中眼睛的刻画,虽寥寥几笔,却能生动的表现出猴子机灵、聪颖的天性。

  为了画猴,我把中国美术史中所有关于此题材的画家及画法做了详尽的分析、总结和定位,以确定自己在这个题材中所要拓展的领域。

  宋代易元吉为猿猴画开山鼻祖。限于那个时代表现手法相对单一以及森林中的各种猴子见到的品种仅有猿、猕猴之类的原因,故其在表现的种类和手法上受到很大的局限。

  而今,随着人类对森林资源的考察,发现的猿猴就有两百种多种,仅中国就有十八种之多。原始猴类如懒猴;叶猴类如金丝猴、白头叶猴、黑头叶猴、灰叶猴、平顶猴、熊猴、红面猴;长臂猿有黑长臂猿,反掌长臂猿,白眉长臂猿等等。他们分布在中国的各个名山大川之中。

  中国的黄山有著名的孕猴谷,这里聚集着原生的短尾猕猴,给黄山增添了无尽的趣味和无限的生机。我喜欢冬天去黄山,也喜欢画雪中的猴子。冬季到来之时,在食物断缺的情况下,只要黄山当地人一喊,成群结队的猴子就会从山谷、丛林蜂拥而至,前来会餐,食物通常是玉米。猴子们你争我抢,尽显各种姿态。

  而我这个时候所要做的就是仔细地观察他们,用笔墨表现他们,在作品中再加上他们赖以生存的山石林泉作为背景,一幅幽美的画卷便展现在面前。

  河南济源生活着数千只猕猴,我也曾在去年走到猴群中去,去体验荒山野岭、群猴聚栖的野逸生活,更深入的了解他们的习性,便于我在画卷中更细致、深入的刻画他们,真是“不入花果山深处,怎知猿猴如许”。

  海南的灵水猴岛,也生活着很多的猴子。这里山泉很多,猴子们可以尽情的嬉戏。他们爬到临泉的树上去,往下跳入水中,溅起浪花,小猴在水中游泳,将身体沉入水中,透过清彻的水可以看到他们如鱼一样在水中行进,姿态万千,非常入画,甚为好看,这在我的画笔下都有深入、细致的表现。

  今年的年初七,我们一行去西双版纳写生。途经野象谷的时候,看到一对白眉长臂猿,悬于离我们只有两米多的树枝上,作各种姿态个表情的“表演”。公猴为黑色,母猴为黄色,在浓密的热带雨林中用手臂攀援,摇曳着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我盯着他们,他们也回视着我,相互做出友好的回应,就这样相互凝视了一会儿。看我对他们非常友好,便对他们的同伴发出呼唤的叫声,迅速之间,森林的上空唏唏索索,树枝晃动,像旋风一样,数十只长臂猿骤然而至,每只都发出叫声,组成森林的合唱团,欢迎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其声悠扬激越,弥漫在森林的上空,泠泠不绝。

  世界各地分布的猿猴就更多了,热带非洲、东南亚、南美洲,品种多样。大体型的如山魈,小体形的如鼠猴、狨,等级森严的如狒狒,爱叫吼声如雷的如吼猴,色彩黑白相间的如黑白疣猴,焕彩的翠猴、赤猴,拖尾的狮尾猴,美丽动人的达依安娜猴,小巧玲珑的松鼠猴,数不胜数,不一而足,可见猿猴家族的庞大。

  甄于上述情况,除易元吉表现的黑猿与猕猴之外,尚有极大的表现空间,这也是我选择了画猴这一专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有专攻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3画展与著作


  “一路走来,用志不纷,乃凝于神”,画猴成为我最大的乐趣。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始至今,除了在大学授课,致力于学生的培养以外,其他精力主要集中在猿猴画的创作和研究上,前后出了三十多本专著,办了数十次画展。去年的4月20日,联合国中文日上,还在联合国办了个人展。

  1988年是龙年,我借龙的威仪,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了个展,那时方37岁。1992年为猴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猿猴画展。2004年又是猴年,我在千禧龙年的2000年起步,在全国33个省会、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举办全国巡回展,旨在与全国各地的美术家交流,向资深的艺术家学习,迎接即将到来的猴年,向猴年献礼,向全国人民汇报。每到一地,得到了全国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们的支持,文化部孙家正和文联主席都题了辞。廖静文、邵大箴、薛永年、孙克、喻继高、黎雄才、郑乃珖、程十发、刘勃舒、袁晓岑、沈鹏等或题词,或撰文,或到展览现场祝贺,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在全国产生了影响。

  在前年的60华诞荣庆之际,我还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作品晋京展,国家高层领导人,文化、艺术界的名人、书画界同仁,观众如潮,对我的艺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此时,六十年的风雨艺术路程,艺海风流,纵有千言万语,更与何人说?

  去年为了迎接2016猴年的到来,还启动了“山海情怀----徐培晨名山大川旅游写生活动”,此活动要用六年的时间跑遍全国,从北国到南疆,从东部到西部,好好领略一下祖国的万里海疆,名川大山,倾自己的力量,把所感所受,凝聚笔端,抒发满腔的壮志豪情。

  多年来,对这一专题用心用力,记录下点点滴滴,积累下张张作品,日积月累,渐次增多,先后出版了《徐培晨画集》、《徐培晨国画猿猴大观》、《徐培晨国画猿猴集》、《徐培晨画猴百图》、《徐培晨美术文集》、《画猴技法述要》、《名家画范---徐培晨教你画猿猴》、《近现代名家画集---徐培晨卷》等三十余部画册。



4我的个人艺术馆


  我的艺术馆坐落在马鞍山市2008年元旦开馆,里面藏有我个人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开馆前各个时期的山水、人物、花鸟、工笔写意,还有猿猴画作品三百余幅。小到四尺三开,大到丈二,丈四,六尺十二通景屏,25米长卷以及我收藏的历代书画名家作品。诸如清代郑板桥、张成,近现代黄宾虹、傅抱石、石鲁、李可染、陆俨少、林散之、杨仁凯、沈鹏、王学仲、廖静文等书画作品一百多件。还有汉代画像石一百多块,画像砖一百多块,汉印一百多方,汉简七十多片,汉、唐陶俑数十尊,以及马家窑彩陶和商代青铜器等等,给马鞍山增添了可贵的文化财富,是该市的一张名片,惠及子孙后代。

  我所在的高校亦为百年老校,有一百一十年的历史,她的前身是中央大学,这个大学人才辈出,培养出了很多的艺术家。诸如徐悲鸿、傅抱石、张大千等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师,做为后学,在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压力。前辈的精神和成就鼓舞着、鞭策着我向艺术的更高殿堂前进。

  今天能在哈佛大学展出我的作品,能在产生过很多美国总统和诺贝尔奖得主的世界顶级高等学府与朋友们零距离,面对面的接触,探讨艺术,我感到十分的快慰,在这里,世界名牌大学的精神感染着我,激励着我,鞭策着我。

  谢谢朋友们!


1欢迎收看澳门莲花卫视《名家书画》


澳门莲花卫视《名家书画:我为猴狂—徐培晨》12月25日周五18:37分首播,12月27日周日22:51分重播,官网:www.lotustv.cc同步直播,艺术面对面微信公众号点播,欢迎收看。


请保持联络

  基于澳门莲花卫视《名家书画》、《艺术面对面》杂志、《中国美术报》、www.ysmdm.com,搭建艺术面对面互动平台;咨询电话:+853-66995869(澳门) 13075671509(大陆)陈先生,投稿:ysmdmw@163.com


长按二维码加入珠澳艺术群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