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一个人,一座城和一个千岁藩国的生存智慧——印度行之三

2015-12-02 09:0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一个人,一座城和一个千岁藩国的生存智慧——印度行之三

到达德里是周日晚上,周一德里所有的景点都不开门,所以一大早集体坐车前往260公里以外的“粉红之城”斋浦尔,准确说,斋浦尔才是此次印度行游历的第一站。


游完才发现在斋浦尔参观的景点,都和一个人有关——300年前天才的王公萨瓦伊·斋·辛格二世,“萨瓦伊”是皇帝授予他的头衔,意为才智,可世代承袭。“浦尔”是“城墙包围的城市”的意思,而“斋浦尔”则意为这是国王“斋”的城市。 斋浦尔这座城市就是在他的主导下建成的,格局有点大唐长安的气象,不像大多数印度城镇无序放任,有着棋盘般严谨布局和宽阔笔直的道路,至今都是印度设计最好的城市之一。他不仅是那个年代伟大的政治家、武士、梵文和波斯文学者,还是伟大的天文学家和建筑师。他从1693年到1743年掌政50年,时期大致相当于从康熙末年跨雍正时期再到乾隆早年。

现代印度的第一任总理尼赫鲁曾评价说:“萨瓦伊·杰伊·辛格二世无论在任何地方还是在任何年龄,都是最伟大的”。的确,不管是翻看印度文化史、印度艺术史还是印度建筑史和印度科技史,都能反复碰到他的名字。作为兴起于11世纪卡查瓦哈王国的后代,他实在是一个集大成者,行行都很牛叉。


追根溯源,琥珀堡也是他家祖上的遗产,琥珀堡所在的古城安贝尔曾是公元11世纪卡查瓦哈王国的首都。后来因为发展迅速,人口增多,且山上缺水,到了萨瓦伊·斋·辛格二世执掌政权始,在斋浦尔兴建新皇宫和新城市,并于1728年下山进城。但山上的宫殿并没有废弃,仍然保留,作为退守之地。他的这点警觉性和居安思危的心理替斋浦尔保存了一个完好的旅游热点。



城里的王宫,现在有一部分开放成博物馆,皇宫里现在还住着他的后代。皇宫附近的斋浦尔天文台也是他修建的,因为他是超级天文“发烧友”,里面巨大的日昝还可以使用,准确到分。另外还有十二个星座的建筑,星座的计算也可以借助太阳的影子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天文台是印度三大天文台里最大、直到现在还能继续用的一个。这次没有去的斋浦尔市中心博物馆原本是埋葬着他家族历代国王的墓地,后来改建成博物馆。卡查瓦哈王国作为印度教的信奉者,死后却按伊斯兰教的土葬,历代国王葬身于此,有人推测跟当时臣服莫卧儿王朝,为了国家安全有关,这同样是一个小国的生存智慧。不承想他们的葬身陵园现在也成了一个可供参观的博物馆,保证了死后的安宁。


在战乱纷争,朝代更迭,卡查瓦哈王国先是经过莫卧儿王朝300年掌控,后又历经英国殖民统治190年,1947年印度独立后,铁娘子英迪拉·甘地曾试图取消藩王们的年金,遭到抗议。现在印度政府每年仍要支付上亿美元供奉藩王们,卡查瓦哈王国就是享受供奉的藩王之一。


一个小小的藩国可以经年朝代更迭而不衰,不仅保住了祖上的城堡、现居的皇宫、家族的墓地、还保住了现在的俸禄,生有居所,死有葬地,从建筑史上看几乎完整地保存了一家族的历史。所有的场所现在构成了斋浦尔的重要景点,自已既得善始又得善终,而且造福后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粉红之城:历史上的一次面子工程

我对粉红一向不感冒,从来没有向往过。去斋浦尔前被朋友提醒那是一个美丽的粉红之城。我当时却想一个城市的颜色如果是粉红色也是够够儿的了。万幸,印度人的色差和我们在认知上天差地别,斋浦尔的粉色有点像我们说的铁绣红,用坚果手机饶舌的文青色来比对,它比苏芳要淡一点,比石竹则要浓一些。

一个城市用俗气的粉红色装点,肯定有缘由。


话说1876年,我天朝正值清德宗光绪二年,洋务运动如火如荼时。大英帝国的爱德华王子也就是后来的爱德华七世要巡视斋浦尔城,当时的卡查瓦哈国王萨瓦伊·罗摩·辛格下令将整个城市刷成粉红色,因为在当地民族的概念中,红色表示热情。为了迎接英国王子,一个历史上的面子工程完工,从此让这个城市固定了自己的颜色。可见代表才智的“萨瓦伊”这个姓氏可以世代承袭,但后人的决策和举动并不能保证与这个姓氏完美匹配。(其实就是想说,天才的后代不一定是天才)


对买买提一族来说,斋浦尔是北印度的购物天堂,物美价廉,我购物中的大半来自此地。我的一闺蜜看完我写的印度游记之一中晒的各种东东后,心动,勾搭另一蜜说:我们也去趟印度买买买,顺便看眼泰姬陵,如何?

我觉得这个主意简直太棒了!大开买戒一定要在斋浦尔!

对了,斋浦尔还是红宝石的产地,可惜价格并不比香港便宜,加上囊中羞涩,不敢问津,只能走过路过硬生生错过。


风之宫殿:居然在大马路旁,不然怎么看热闹?


之前看介绍,说到风宫,称之为印度建筑史上的杰作,建于1799年,这一年世界上正好有两个大人物去世:年头我天朝大清乾隆皇帝驾崩,接着和坤跌倒,嘉庆吃饱。年尾,美国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去世。

风宫名为宫殿其实是一幅墙,一共五层,像山形一样的金字塔型,上面密密麻麻有953扇窗户,用红砂石镂空而成,呈半个八角型,夜半风凉如水,故名风宫。又因窗户上镶嵌许多玻璃,浩月当空时,风宫闪闪发亮如繁星万点,月色如织,故而又称“月宫”。

出发前看了这样的文字, 我想当然的毛病又犯了,以为是在一个宫殿的前方立着这么一堵墙,风来月往,旷野无人,四下静寂。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穿过繁华闹市,一眼就看见这堵风宫,没错,就是它。临着大马路直立,须抬头才能看全,窄窄的路,车一辆接一辆到达,导游扯着嗓子喊,因为这里不能停车,而且也不能近距离看,四周围着绳子,所以大家赶紧拍照,10分钟后上车。

印度建筑史上的杰作,斋浦尔的地标性代表,风宫月宫,惦记了那么久的的一座建筑,居然只给10分钟?说不沮丧是假的。

赶紧下车去拍照,人来人往,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一律只能在绳子外凑近看或者拍。赭红勾白色的边儿,再加上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窗户造型,实在很漂亮,可惜不能临其境,揣想当初那些后宫女子透过这些窗户打量外面俗世的热闹。


好在这点遗憾去了琥珀堡马上就被弥补了。那里你可以在各式各样的窗户后面尽情看,使劲拍。再自嘲一下自己的想当然病,治这种病的药方只有一个:去实地看。如果不临街和热闹的马路,那些妃子们透过窗户看干什么呢?

回来在网上看游记才发现,这个宫殿其实是可以进去的,而且与天文台挨得不远。这次印度回来,看到活生生错过很多地方,恨得我下次再苦再累也要自由行。



琥珀堡:一个小王国的生存之道


琥珀堡是安贝尔古城的精华和重点所在,建于1592年。

统治印度长达300年的莫卧儿王朝从印度西北入侵,卡查瓦哈王国就在进入德里的重要通道。面对强大的来袭者,这个小王国选择的方式是臣服、联姻,存活,然后通过战争获得王朝的奖赏、同时靠掠夺积攒经费,终于建起了庞大的宫殿和城堡,称霸一方。


我以前对降臣一向不耻,以为骨头太软,缺乏气节。后来看各个王朝或者不同国家之间的更替兴废,往往是以战争和民生的涂炭为代价。看历史看到后来觉得古今中外,几乎一律。最后还得回到看人性,看哲学的路上来。这以后再看到骨头软的臣服者,顺带保住了百姓的平安,就会不自觉地点赞。再说了,臣服也是一种智慧,在各种政权和不同外来入侵者统治时期都能自保生存,靠的可不是骨头软这么简单。

有人赞卡查瓦哈王国算是得了老子真传,才可以自保至今。


到达山上的城堡前,要换车,大车开不上去,可以坐小车或者骑大象往返。城堡前有很宽阔的护城河,因为古堡的颜色呈奶黄色,像极了琥珀,因而命名。在宽阔的护城河包绕下的琥珀堡,美得有些不真实。导游事先联络了小车,骑象要耗费太多的时间,所以集体坐小车往返。这段路穿村走巷,上山下坡,有的地方窄到仅容一车过,稍有惊险。




琥珀堡的上方保护性的城堡叫斋格尔堡,建筑年代更早,我在琥珀堡内拍了很多遥望斋格尔堡的照片,回来才知道这个城堡同样可以登临,而且人很少。


让我有点小激动的是坐车进山的路程中一路看到了斋格尔堡的长城,和我国的长城非常像,只不过有的修在山脊上,更陡更险。后来查资料才知道这段长城全长70公里,有32座烽火台。因为建好之后没有经过战争,所以保存得特别完好。


进入古堡大厅,甩开售卖小贩的纠缠,轻松多了,站在中央空地,美得不知道往那里看,前后左右,随便拍,除了人多,那里都是美景。建筑美,结构美,绘画美,哪怕对着天空,一群鸽子飞来飞去,还是美。中间是一个觐见厅,和后来看的阿格拉红堡的结构很类似。




最精华的部分是镜宫,用黄金、白银,各种珠宝和反光的金属片,再加上玻璃和花纹,美奂美伦。国王在这里会见使节和贵宾。现在游客只能在四周游走,里面围起来,不让进入。置身其中,除了奢华神奇,想不出别的词儿。幻想着在晚上,如果能点起灯来看各种倒景反光和梦幻的效果,才是最惊艳的时刻吧!


再往里走是后宫,迷宫是十二个妃子的住地,每层楼有独立的楼梯,很陡,彼此之间互不相通,看来国王也想耳根清净吧!


地哇尼安大厅的柱子美得层层迭迭,下面是要美得哭了的大象古道和城堡花园。只感觉眼睛不够用,手机也不够用。


回程中路过水宫,真的是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的感觉。说是皇族度夏纳凉的盛地,里面无由抵达,只外面拍照也觉得超凡脱尘,会享受,有创意。


开放的王宫博物馆:藩王的生存之道


据说现在印度活着的藩王已经减少到200多人,直系享受特权的人数也在减少,藩王们除了享受国家供奉,出行可享受走红毯和特殊警卫的待遇,买东西全额免税,印度的税很贵的,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免费搭国营火车和飞机头等舱。饶是如此,藩王花销还是不小,现在的这一任卡查瓦哈国王15岁了,正在英国留学。各藩王也在自找生存之道,有的办银行,有的办企业,有的搞贸易。卡查瓦哈王国干脆把自己家现在住的皇宫腾出一部分来开放成了博物馆,收门票,让人参观,里面陈列的东西是皇家曾经废弃不用的旧物,权作创收门道。这座宫殿是1726年,同样由萨瓦伊·斋·辛格二世建造的。王宫的东北角有卫兵把守,里面七层高的新王宫现在住着新的国王和他的家人,但也并非禁地,花更高额的门票同样可以进去参观,据说还可以在里面的餐厅吃饭。


博物馆里不让拍照,里面皇族吃穿用度的东西,格外豪华。导游说有个藩王体重250公斤,大家都以为听错,但看皇宫里面有一件衣服肥大到可以和惊人的250匹配,始以为然。

印象最深的是大厅中央的一对宝贝,是世界上最大的银壶。用了14000个银币,花了2年时间,于1896年制成的,重345公斤,可以装4091升水。当时的藩王要去英国参加爱德华七世的登基典礼,但是他是信奉印度教的素食主义者,只肯喝恒河的水。所以建造了这两个大银壶,装了恒河水供他在英国期间饮用。外人眼里的奢华,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刚需,讲究从来是以物质基础的。

(开放的王宫博物馆)

(华美的大厅)

(从这个门卫守护的小门就可以进入现在仍住着皇族的皇宫)

(现在的国王是这位只有15岁的右边的少年,仍在英国留学)


(曾装恒河水千里迢迢到英国的世界最大的银壶,一个喝水要坚持自带的印度教国王,死后却肯按伊斯兰教的葬礼,也是煞费苦心,生存要智慧,死亡后的安葬更要智慧)


最放松最亲民的天文台


斋浦尔的景点个个是精华,每个都有亮点,但我最喜欢的是天文台。

里面巨型的日晷直径达两米,到达的时候是下午4点多,挤到最大的日晷面前,听导游讲解,对照自己的手机时间是417分,导游说加上从北京时间到斋普尔的经度差12分钟,加起来几乎是一分不差!那么现代的苹果手机和那么古老庞大又安静的日晷的时间吻合的一刹那,你不得不叹服,印度为什么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

(右边太阳投射是日晷上的影子,对应的刻度正好是当下的时间


除了时间刻度,还有星座刻度,这个建筑是凹在里面的两个半圆球,上面交叉的两条绳索,有个小绳结,太阳照射的投影显示在那个星座就表示现在是星座,当时是1117日,正是天蝎当道,显示也非常精准。除此以外,天文台里有表示12个星座的不同的建筑,找到自己的星座合个影,很有趣。

最难得的是这里非常空旷,还是个大花园,印度人民在里面休闲散步顺带参观,悠闲得很。我就是在这里被一个印度爸爸要求抱着他的小baby合影,还有一大家子邀请我和朋友合照。最边上的草地上,阳光照着,绿草如茵,鸽子不时从头顶飞过,还遇见一只不知名大鸟儿在草上散步,从容得你不好意思打扰它。

如果说脏乱差是印度的表面,走进这个古老又现代的天文台,感受的是古老历史的悠久文明和现代社会的美好安祥,人极度放松。几个热门的景点人会聚集很多,但像潮水一样,哗地来又哗地去。稍等一下,就可以随便拍到空无一人的美景。就像掀开了印度的表皮,不经意走进印度内里的一角,找到了古老与现代的契合点,一时间只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一个人,一座城,一个家族,一个历时千年小藩国的生存智慧,这应该是斋浦尔之行的最大收获了。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狐读狐看”,读书观影看世界,用心原创。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