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圣人小传】8月27日圣妇莫尼加(St.Monica)

2015-11-06 06:19: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圣人小传】8月27日圣妇莫尼加(St.Monica)

圣妇莫尼加( St.Monica)圣妇莫尼加是圣教会历史上有名的贤妻良母。她是伟大圣师圣奥斯定的母亲,生于公元332年,出生地是北非坦迦(迦太基附近),父母都是教友。莫尼加自幼由一位很严厉的保姆教养辅导。那保姆禁止莫尼加在进餐以外的时间饮水。她说:“现在你饮水,没有什么关系。你长大了,管理酒窖,那时候你可能随时取酒来饮。”保姆的话并不是一种过虑。莫尼加长大了,真的酷饮杯中物,常常到酒窖里去喝上一杯。有一天,她叱责一个女婢,那女婢反唇相讥,指责莫尼加是一个嗜饮的酒鬼。莫尼加深感羞愧,立志改过,从此滴酒不饮。不久以后,莫尼加领受洗礼(当时习惯,信友成人以后,方才领洗)勤勉修务圣德,成为一位模范的教友。莫尼加到了出嫁的年龄,父母将她许配给一个外教人巴弟西。这人性情暴躁。他的母亲,也是一个暴戾的妇女。莫尼加的婚后生活,当然不会愉快。可是丈夫为人正直,他对莫尼加的热心宗教生活和乐善好施的慷慨精神,固然不很赞成,但他很敬佩妻子为人贤淑,从来不敢动手打她。莫尼加耐心劝导、终于把家姑和丈夫感化,二人都领洗入教。巴弟西成为一个很热心的教友,公元 371年去世,遗有二子一女。长子奥斯定非常聪敏,家庭对他寄予很大的希望。不料奥斯定好逸恶劳,不服管教,莫尼加苦苦劝说,奥期定总是我行我素,不肯改过。奥斯定幼年时曾患重病,家人准备给他付洗,不料他病势好转,领洗的计划延搁起来。父亲去世的时候,奥斯定年17岁,在迦太基读书,专攻修辞学。那时候,他结交了坏友,生活放荡,而且已信从了摩尼派的邪说。莫尼加每日以泪洗面,哀求上主感化爱子,回头改过。奥斯定回家小住,莫尼加乘机谏劝,不料奥斯定态度顽固,言论荒谬。莫尼加大怒,将奥斯定逐出家门,表示今后不愿再与儿子同桌吃饭。不久以后,莫尼加获赐神视。她在神视中看见自己站在一块木板上,痛哭流泪,突有一位天神走近,问她为什么哭,莫尼加把原因说明了。天神安慰她道:“你看,你的儿子不是同你在一起吗?”莫尼加转眼向旁观看,奥斯定真的也站在那块木板上。莫尼加把这次神视的情形告知奥斯定。奥斯定道:“你放弃你的宗教信仰,我们不是就可以在一起吗?”莫尼加答道:“不是的,天神并没有说:我同你在一起;他说的是:你同我在一起。所以,你应当放弃你的邪说,我们才能团圆。”莫尼加见奥斯定执迷不悟,日夜流泪,哀求天主,常守严斋。有一天,她遇见一位年高德劭的主教,便求主教代为求主。主教对她说:“你放心好了,你流了这么多的眼泪,你的儿子决不会丧亡的。”奥斯定29岁的时候,到罗马去担任修辞学的教授。莫尼加不赞成这项远行的计划。她担忧儿子到了远方,弃邪归正的希望,更加渺茫了。她便和奥斯定商妥,亲自送他到罗马。奥斯定假装赞成。动身的前夕,托言去看一个朋友,一人偷偷地上船走了。莫尼加还蒙在鼓里,那一夜在圣堂里作通宵长祷,到了天明,爱子杳如黄鹤,方才知道中计。奥斯定那时已扬帆远去,到了地中海了。莫尼加决定追到罗马,与爱子相会。不料到了罗马,才知道奥斯定已到米兰去教书。在米兰,奥斯定与才德双全的圣盎博罗削主教交了朋友。这是他生命史的转折点。在圣盎博罗削的辅导下,圣奥斯定就如一头不羁野马,开始服从驾御。当莫尼加追到米兰的时候,他听说爱子已放弃摩尼邪说,虽然还没有领洗,可是莫尼加很有信心地说:“我死以前,你一定会领洗,成为天主教徒。”莫尼加遇有灵修问题,都向圣盎博罗削请教。盎博罗削对莫尼加的圣德,非常钦佩。儒斯蒂娜皇太后信奉亚略异端,迫害盎博罗削,莫尼加为他日夜祈祷,求天主保佑盎博罗削安然脱险。莫尼加多年来日夜引领翘望的日子,终于来到了。386年8月,奥斯定正式决定,投入圣教会的怀抱。莫尼加很久以来,想为奥斯定物色一位才貌双全的妻子,以了平生之愿。可是奥斯定对世俗生活,已毫无留恋,他立志守贞,为圣教会作一番事业。奥斯定领洗前,和母亲一同居住在郊外,默想祈祷,讨论超性的问题。莫尼加对圣经非常熟悉,她的见解非常正确。387年耶稣复活节,盎博罗削给奥斯定付了洗。母子二人决定回到非洲故乡去。莫尼加自知死期将至,对奥斯定说:“儿呀,我的心事已了,我现在是多么快乐呀!我一生唯一的愿望,现在已经实现了。非但如此,天主赏赐我的洪恩,远比我本来所希望的大得多。你不但成了一个教友,而且立志献身事主,为圣教会服务,我实在应该感谢天主。”莫尼加曾经表示,希望死后葬在丈夫旁边。如今身处异乡,安葬故乡,已不可能。人们问她:未能安葬故乡,是否感到遗憾。莫尼加答道:“天主无所不在,没有一个地方离开主太远,无论我的身体葬在哪里,将来我的枯骨都会复活。”五天后,莫尼加突然患病。过了四天,与世长辞。奥斯定随侍在侧,亲视含殓。他在吊客面前,强忍着泪,因为他认为母亲功德圆满,安死善终,与普通的丧事,大不相同。可是等到吊客走了,他情不自禁,抚棺大哭。事后,他在《忏悔录》里评述道:“母亲为我天天痛哭,哭了一辈子,今天我只哭了一场,两者相较,我似乎太薄情了。可是假如我需要哭的话,我更应当为自己的罪,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因为我过去犯的罪,实在太深重了。”奥斯定在《忏悔录》一书内,劝读者为他的父母多多祈祷。事实上,千百年来,信友们并不是为莫尼加祈祷,而是求莫尼加代祷了。莫尼加是已婚女子的主保,是信教母亲的模范。莫尼加是已婚女子的主保,是信教母亲的模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