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马海轶:让人们齐刷刷献出嘴

2015-11-06 09:04: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马海轶:让人们齐刷刷献出嘴


吻就是吻。

——乔?W?布什



学生有了问题,去问老师,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按照韩愈的说法,老师的职责之一就是解惑。解惑的指导原则应该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解惑的态度则是诲人不倦。但据我的经历和经验,理论投放到实际中,十有八九会走样。崔健曾经唱过:“现实太残酷了,情况太复杂了。”小学三年级时,我的同学张卫东问女老师伍戈“接吻”的意思。伍戈老师面对学生的问题,完全没有老师的风范。她显得十分生气,,不仅没有详尽解答接吻的意思,反而恶狠狠对张卫东说:“问你妈去!”张卫东也还算听话。他是地主的孙子,回去问了地主的儿媳妇,也就是自己的妈。第二天早自习,当着几乎全班同学的面,张卫东大声告诉伍戈:“老师,我妈说了,接吻就是亲嘴;我妈还说了,你是个大笨蛋;连接吻的意思都不知道,还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真是丢祖宗的人。”






伍戈老师一听张卫东的话,顿时恼羞成怒,挥动教鞭,实际上是一根带节的竹杆,朝他劈头盖脸打下去。刷刷刷,一下,两下,三下,头皮爆炒竹鞭的声音。空气中彷佛弥漫着毛发烧焦的味道。伍戈老师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这地主崽子!打死你这臭流氓!”炒肉结束,伍戈老师撇了教鞭,滴滴答答开始哭鼻子。教室里哭了一会儿,扔下书本粉笔,回了单身宿舍,很长时间没有出来。我们赶紧慰问张卫东,看他没有性命之忧,于是顿觉欢喜,欢喜在求知道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终于知道了接吻的真正意思。虽然当时还无从得知接吻就是“打啵儿”,接吻就是“香一下”,接吻就是英文的KISS,当然,当时更无从得知丹麦人克里斯托弗?尼罗普博士早在1901年就写了一本周作人推崇备至的专门著作《接吻的历史》;无从得知这本书里列举的接吻的定义、类型和实质,虽然我们无从得知所有这些关于接吻系统而有趣论述,但仅仅知道接吻就是亲嘴这点可怜的知识,就足以让我们欣喜若狂。

伍戈老师的课肯定被耽搁了。接下来的是数学课。数学老师名字叫洛文,来自一个叫处女坟的边远村子。洛文为了精干,常常喜穿较窄的裤子,屁股包得紧紧的,看起来女里女气。但他的嘴却与女人的樱桃小嘴相反,又阔又松,乡下把这种嘴型形容为“踩扁的唢呐”。一样不行,样样不行,嘴型不好,嘴气也不清新。他的嘴里经常散发葱蒜的臭味。但他不仅不为此自卑,反而带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趾高气扬走进教室,看到我们压抑不住的兴奋,就问前排的学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详细了解了内情之后,毫不掩饰表示自己的态度。实际上对伍戈老师进行了嘲笑。最令我们震惊的是,他竟然说,就在昨天,他还与伍戈接吻,也就是亲嘴来着,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他最后义愤填膺地反问:“值得为解决接吻问题打人吗?”没有人能回答他。他在肃穆的气氛里走下讲台,亲自察看了张卫东的伤情,自言自语式地唠叨:“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啊。”说实话,我们原以为教师们会“官官相护”,根本没有想到“相互拆台”。洛文透露的信息、表达的观点和态度把我们弄糊涂了,震慑住了。这节数学课讲了什么并没有记住。






第二天伍戈老师来上课,衣着和神情都没有大变化。但下课后叫走了几个孩子,气氛很诡秘。大家总觉得还要发生什么,但到底要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这种山雨欲来的腥味和压抑一直持续到第三天。洛文来上课。讲完加减乘除,安排了作业之后,他慈祥地问大家:“前天上课,我说了什么?”没人能知道他笑眯眯的表情后打什么主意,所以没人举手,没人抢答。于是他走下讲台,来到前排,笑眯眯问左边第一个男生:“我说过伍老师打人不对吗?”男生沉默了几秒钟,怯生生回答:“说过。”啪,啪,那男生挨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洛文又问挨着的男生:“我亲过伍老师的嘴吗?”男生直截了当地说:“你说你亲过。”啪,啪,又是两记同样响亮的耳光。洛文把脸转向第三个男生:“我亲过伍老师的嘴吗?”男生低着头,沉默不语,“说老实话,我不打你。”男生再三嗫嚅,小声说:“你没亲过。”啪,啪,耳光两记并伴着嘿嘿冷笑。现在到了第四个男生,他是公社副书记的孩子,经常把家里的兰州牌香烟,拿了发给老师们吸,洛文大概也吸过。洛文问他:“我亲过伍老师的嘴吗?”官二代大声说:“亲了。”洛文阴险地笑笑,举起手,又放下。洛文不厌其烦,继续问下去。答案无非两种,但有人挨了耳光,有人没有挨耳光;有时说了实话的挨了耳光;有时说了假话的也挨了耳光;有时完全是相反的情况;总之,没有一定的规律;他自己的侄子也挨了耳光,弄得大家说实话也不行,说假话也不行,真正的无所适从;他想打谁就打谁,他不想打谁就不打谁;我们普遍的感觉是:情况很复杂,形势很混乱,心情很紧张,后果很难看。这个局面的确有些扑朔迷离,我们那么小,应付起来也真的有些力不从心。







洛文到我跟前时,我主动站起来,不等提问,就把他当时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当时的想法是,反正要挨打,说了实话比较划得来。因为它能够证明我是勇敢无畏,有气节的人。洛文眯缝着眼睛,把他与我的脸之间的距离尽量拉近,扁唢呐嘴里散发的阵阵臭味让我几乎窒息。他挑衅意味十足地说:“同岁的孩子,你怎么先到18岁?我问你了吗?”他迅速举起巴掌,在中途迅速改做拳头,朝我头上捣过来,我躲闪的幅度过大,朝一边倒下去,他没打到。可等我身子反射回来,他迅速补上一拳,我眼前乱冒金星!回到家里,我把洛文打人的事情告诉脾气暴躁、喜欢寻衅的二哥。二哥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问我“打你了没有?”他满脸期待之情。我知道他希望我被打了,这样他才好有理由找洛文的茬。我说:“打了。”他如愿以偿的样子,长出一口气,同时搓着双手,好像在霍霍磨着两把刀。我补充说:“他没打到我。我躲开了。”他不搓手了,急切追问:“到底打上了没有?”得到肯定答复之后,他明显的失望神气,沮丧地说:“你躲什么躲,有什么好躲的?”

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张卫东留级了,同时被留级的还有一个贫农的孩子,学习比张卫东还要好些,而且没有向老师问过“接吻”的意思。所以大家认为卫东留级不是成分害的,也不是“接吻”害的,甚至与接吻事件无关,所以我们深深铭记着“接吻就是亲嘴”这个简单而动人的事实。我们不仅保留着对接吻的好感而且神而往之。时隔多年以后,当我们都身体力行“接吻”之后,深感我们的坚持是对的。在历史上,除了少数人——比如索伦·克尔凯郭尔认为接吻“好似苍蝇拍不断拍打苍蝇”——之外,大多数人都对接吻怀有正面的看法和感受。拜伦有诗句为证:“悠悠长吻,青春热烈/美丽似光芒,尽在两心知/吻之灵犀,熠熠亘古/如火情爱,绵绵动心魄。”克里斯托弗?尼罗普断言,“一吻平天下”,接吻“直教人生死相许”。







小学时代,经历过一些真正美好的事情。但我忘记了它们。这件事情并不美好,可直到现在,我还记着它。当然,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洛文老师到底是吻了还是没吻伍女士。直到现在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羞辱我们。我也没弄明白张卫东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激起了伍戈老师的暴怒。在故乡低河,人们祖祖辈辈,遮遮掩掩,说的从来就是“亲嘴”这个词。“亲嘴”多么直白,多么乡土啊!而“接吻”又是多么书面,多么文雅啊!乡下人,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孩子不懂“接吻”的意思完全是有可能的。由此推断,张卫东问“接吻”的意思未必就是挑衅老师。假使老师微笑着给张卫东以及我们那一班孩子说,《丹麦语文学会词典》中对“接吻”的定义是:“嘴对身体的压力”,而保罗·弗莱纳对“接吻”的定义又是:“为在燃烧的心中唱着的恋曲而在牙齿的键盘上奏出火辣辣的伴奏曲。”我们,男孩子和女孩子一定会笑出声来,我们的笑声一定会溢出教室,响遍校园。我们一定会因此受益终生。我们一定会像芬兰语“antaasunta”(吻)说的那样,齐刷刷“献出嘴”。

2008/09/11 西宁海晏山




马海轶,职员,作家。作品见于国内外报刊。随笔、诗歌入选百余种国内文学选本。出版有诗集《秘密的季节》、散文集《西北偏北的海拔》、文学评论集《旁观》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青海省诗歌学会副会长,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