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台湾青春片凭啥拍一部火一部?

2015-11-23 10:0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台湾青春片凭啥拍一部火一部?

这两年青春片都烂大街了,为什么《我的少女时代》敢号称“好于92%爱情片,好于93%喜剧片”




这部校园爱情片还是陈玉珊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主演王大陆宋芸桦也都是新人。港台地区上映后,叫好又叫座,不但票房大卖,还入围今年台湾金马奖多项提名,被赞为“女版《那些年》”。


「难道台湾的青春片真的能拍一部火一部?」



《童年往事》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张震父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台湾新电影主将侯孝贤杨德昌,拍摄了《童年往事》《恋恋风尘》《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等严肃青春片,缅怀个体成长记忆,借个体成长折射台湾社会变化。



《不能说的秘密》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进入2000年后,台湾青春片一改过往的基调悲凉、主题沉重之面貌,呈现出轻快明丽之风。一批青春片佳作如《蓝色大门》《不能说的秘密》《听说》《那些年》纷纷面世,展现青年男女的微妙情愫与成长蜕变。


从此,“小清新”一词,成为台湾青春片的强力标签。



《蓝色大门》


台湾青春片一般为两种时间设定,一种为学生时代,例如《蓝色大门》《盛夏光年》《那些年》以及即将上映的《我的少女时代》。这类青春片大多讲述国中、高中、大学的青春,展现青春男女懵懂的初恋情愫或纯洁的友情关系。《不能说的秘密》中,叶湘伦与路小雨在音乐学校上演了一场跨越时空的爱恋;《那些年》中,柯景腾与沈佳宜因为临考补习而感情越来越近。




桂纶镁曾是台湾青春片最佳代言人


另一种为初入社会的后青春时代,如《海角七号》《听说》《第36个故事》《等一个人咖啡》。以社会为背景的青春片,更多地借工作与未竞的梦想展现男女主的故事。《听说》中,黄天阔与秧秧通过送便当相识;《第36个故事》中,朵儿和蔷儿在经营咖啡店的过程中互换(找到)了梦想。


相比而言,以学生时代为背景的青春片更为观众所喜爱,因为它触及了我们难以回去的美好——


「最纯洁的初恋、最单纯的友谊、最无忧的岁月。」



《艋舺》中的阮经天


此类电影也呈现出更为多元的类型模式、角色设定、青春元素。《不能说的秘密》在青春片中巧妙融入奇幻色彩,一架钢琴与一张琴谱成为穿越之门;《艋舺》中的黑帮青年打打杀杀,追问着“意义是三小”,蚊子、和尚、志龙、阿伯、白猴五个手指,最终没能攥成拳头,樱花血下祭青春;《蓝色大门》《盛夏光年》《女朋友。男朋友》则因同性恋的设定产生了别样的残酷青春。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学生时代的青春,更为纯净与美好,清新之风沁人心脾。《蓝色大门》《那些年》中的男生打飞机,以一种青春张扬的幽默方式呈现,非但不觉肮脏,反倒趣味盎然。老师、教官、训导主任,或像《蓝色大门》中追着孟克柔“夺吻”的体育老师,或像《那些年》中吼着搜查书包的训导官,或像《我的少女时代》中被学生集体反抗的训导主任,他们成为了学生叛逆的对象,也成为了青春男女追求自由的信号。



校园小伙伴们在树林跳“失恋阵线联盟”


男生的最佳损友与女生的好姐妹也驻留在青春岁月。《不能说的秘密》中周董把两个坏男生当朋友,《那些年》中一帮猥琐男婚礼也不忘管新娘索吻,《蓝色大门》中孟克荣帮好闺蜜追男友。那些干净素朴的校服、写着某学校校名的挎包、上下学路上飞驰的单车、去往山区或海边的机车,都镌刻了一个美好纯净的青春世界。



台湾青春片中呈现的纯真世界


但归根结底,台湾青春片中触及人心的还是那份纯洁美好的感情,无论爱情,还是友情。它们唤起我们步入社会后被磨灭的勇气,唤醒我们早已麻木冷漠的内心,唤起我们深藏于心的年少梦想与美好希冀。台湾青春片的清新,正是台湾电影本土化的表现,它让我们看到一个干净、有温度的社会土壤上,盛开着一种如此有灵魂、有情感的电影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