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原创 | 他在温暖的被窝,要给安静的心一个澎湃的拥抱

2015-11-18 18:2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原创 | 他在温暖的被窝,要给安静的心一个澎湃的拥抱





青山街纪事(组诗)


▍连城


陌生的水草


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漫不经心

换台,换电池,换垃圾袋

偶尔迟到的短信。打不通的电话


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回家

或者各开各的车

有时候她先到。有时候他先到


一起走路,一起排队,一起旅行

三心二意的。漫不经心的。别有用心的

一个人洗两个人的衣服,一个人看两个人的书


各自的被窝筒,捂着一起的心事

最简单的词语穿行在青山街的四居室

因为不开火,家里没有油烟,也没有硝烟

但沉默也不见了。疯长的水草要在哪里生根


熟悉的影子


夏天使一切透明。但影子炽热起来

两个人共用一个影子

从城东,到城西,到青山街西区

因为总在想着那个人

他丢失了自己的影子,在太阳底下


沉默使一切沮丧。源于话语太多

明亮被按在里面,似阴雨天不能抬头

水龙头滴答。他固执地去翻一叠老报纸

连短信都删了,家中四壁清净

窗户成为他与外界的唯一联系,只能反复打开


他拿着一把扇子摇啊,摇啊

他的影子也在地上摇啊,摇啊

他坚持要把那影子摇走,或者等海枯石烂


黎明的曙光


梦魇之后,有短促的大口喘息

他飞越大片的空白,试图捕捉梦境

但温暖被支离破碎,而天还是黑着的

是等待手机的闹铃声,还是选择闭眼

有人重重翻了个身,把叹息藏在背后


心事是十一月的雨,在青山街滴滴答答

云朵层层融化。皱纹漫过山岗

他只是把脚伸了一伸,那脚趾头就触到了河流

把冰冷彻骨的哀怨尝了个遍。他再次蜷身

春天就到了。野花飞舞,磨刀石发出亮的光


夜幕终于被曙光撕破了脸,邻家有孩子的啼哭传来

屋子里的人,像蛹。是想对窗外的飞雪熟视无睹

还是要对刺进窗棂里的第一缕曙光,说再见


废弃的站台


时针滴答滴,滴答滴。很多影子被重叠起来

放入城市的笔记本里,它们就穿行在W城

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轨迹


他在一个站台前站了很久,站牌是生锈的

很多地名飞进这里,又悄无声息地消失,比如青山街。

笔记本被打开,又合上。人群与爱情一样聚聚散散


一个人伫立,像是在等待着另一个人的到来

远处,合欢花开得正艳。连路人都相信了

另一只蝴蝶早晚都会来的。好吧,风继续吹


巨大的霓虹灯光下,笔记本发出熠熠的光

它已不能再容纳更多的人,和更多的故事

但这个人也生锈了,像风中的站牌一样轻微地颤抖

在被灰烬淹没之前,他有一些事情要吐露


空空的杯子


一夜之间,花园里所有的根都不见了

似那日一根根被抽走的肋骨。每一个深夜

慵懒都在四下蔓延。因为空空的房子

空空的车子,空空的被子,空空的杯子


青山街上空,云彩挨着云彩,不露声色

他端坐在窗前,举头看被剪刀剪过的天

那些病了的人啊,都在各自的阳台自我疗伤

颤动的喉音飘过,仿佛要低语或是奔跑


在看不见的光线中,空气挤压着空气

他漠视着一切,墙上的镜框,和框子里的人

小楷字一个接着一个地掉在地板上,湿润了

对面的楼层里有人疯狂地唱:“但我的心每分每刻……”


他躲在那只空杯子里,等谁的兰花指撩动


美好的时光


我们曾有过一些美好的时光,在青山街12号

在TOP ONE 音乐工厂。光阴碎碎地

都流淌在红酒里了,小虫子在血液里静静流淌


科罗拉恋上柠檬片,刀锋恋上光线

相爱的人,恋上对方的影子,和各自的身体

无数个夜晚,黑幕下弥漫温暖的雾霾


但杀手早已经出现,并且从未离开过

城的繁华掩饰不了白发,和短的歌

我们终究敌不过时光,即便有诗歌


爱吧,爱吧,这场电影之后你们终将散去

泡沫般的年华就像那商场门口的旋转木马

有些转着转着就没了,但人群依旧繁华

那些美好的事物,就这样迷失在别人的时光里


温暖的被窝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他只是念念

一天的时光,就在匆匆中流走,指间什么也没留下

别人家的庭院,自己的床,高处的蛛网,和旧的伤

那个时刻,他怀念自己的被窝筒,闭上眼睛就是天堂


“既昏便息,当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他喃喃自语

把青山街关在门外,把夜幕关在门外,把自己人关在门外

从卧室到阳台是七步,从阳台到卧室是九步

连歌声都是湿漉漉的,仿佛刚从热水炉子里捞起来一样


在一张床上分开旅行,月光被窗棂分开两边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灰烬。落寞的尽头,飞雪连天

心事各自堆积,恨各自溶解,落下的毛发,各自扫除

有人只想从背后抱着她,像两根抛物线定格在老胶片上


他住在温暖的被窝筒里,要给安静的心一个澎湃的拥抱



注释:芜湖 青山街



作者简介


连城,本名梁震,男,70后诗人,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就职于某央企。1990年公开发表诗歌作品,有诗歌发表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散文诗》《诗潮》《绿风》《扬子江诗刊》《青春诗歌》《中国诗人》《诗文本》《中西诗歌》等国内主要诗歌刊物和民间选本;有随笔发表于《散文》《草原》《广西文学》《延安文学》《阳关》《青春》《雨花》《牡丹》《南方》《花溪》《安徽日报》《山西晚报》等刊。有作品入选《1998中国新诗选》、《2000敦煌诗选》、《2000-2002中国诗选》、《2005中国诗歌年选》、《2014年中国诗歌选》《词语的盛宴》《中国散文诗年选》。2000年加入安徽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 推荐语 —

单调无聊的日常状态是现代诗书写的一个主题。这首诗的特点是,用干巴巴的机械的节奏来摹写现代人生活的机械性。“一起走路,一起排队,一起旅行/三心二意的。漫不经心的。别有用心的/一个人洗两个人的衣服,一个人看两个人的书”一句一顿,没有丝毫感情色彩,尽显夫妻生活的庸常冷漠。

从诗歌章法上来说,这是一首遵循一般性行文程式的诗,前三段排比式铺垫,最后一句收束扣题,有板有眼,不偏不离。倘若保持这种呆板的节奏,一以贯之,直至终篇,也不失为一首独特的诗。然而略显遗憾的是,末尾的一句“疯长的水草要在哪里生根”,显露出了作者对于传统书写手法的某种眷恋或依赖,状物抒怀,托物寓意,似乎非如此不成文。而且,仅就象征而言,以无根的“疯长的水草”来喻指庸碌生活状态,仿若以杨柳形容枯槁老者,并不恰如其分。而以“陌生的水草”来统揽全篇也有曲径阻隔之感。



—— 余怒


专家简介


余怒,男,1966年12月出生,祖籍安徽桐城,著有诗集《守夜人》《余怒诗选集》《余怒短诗选》《枝叶》《余怒吴橘诗合集》《现象研究》《饥饿之年》《个人史》《主与客》和长篇小说《恍惚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