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叫我店小二

2015-10-23 10:28: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叫我店小二

说起来,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18年前,我一个人,躺在真水河畔,身边没有木盆,也没有一块用血写着身世的布。

我庆幸我没有顺着真水飘向其他地方,而是被湖山上的一座云林寺中的一个叫无知的和尚抱到了寺中。自此,我便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了寺中。

很可惜,18年后,我没有如大家所愿,出家为僧,而是被无知大师送到了山下一个小城上的一个叫红尘的客栈里,做店小二。

本来客栈是一直在城里的。

不知怎地,最近几个月里,城内房价持续上升,大概是帝王之位又易主了吧。掌柜于是决定把客栈搬到了城郊。

虽然是相对清静的城郊,不过来往的旅客还是不少的,毕竟要去城里的人,都要经过这里。




而对于我来说,城内城外,又有什么影响,一样的穿着麻布衣,肩上打着擦桌白布。日出时候,开门迎客,招呼客人,夜深时分,打扫,收拾着,又回到床上。简简单单又是一天,第二天还不是如此。

说起来,每天重复的事情,似乎是有点小无聊,但是每天,在客栈中遇到的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却让我的生活平添了几分色彩,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明天是中秋节,来往的人应该会很多,这天。

同往常一样,我听到鸡叫,便起身了,稍微整理一下,便把客栈的门打开了,站在客栈门外。

我伸伸懒腰,看着即将升起的太阳,呼吸早晨清新的空气,跟山上一样。


正在我正准备往屋内去准备餐桌时,我看到从东边小路上,来了一男一女,他们行色匆匆,由于这天还不是很明亮,以至于我没看清长什么样,只觉有些奇怪,没见过这么早,有人要进城的。

他们走近了,正往客栈方向赶来。

看上去,年纪也跟掌柜的年纪差不多,四十来岁吧。他们身着丝绸衣,脑袋大,脖子也粗,那肚子也鼓鼓的,用一千年后的话来说,那叫啤酒肚。

这绝对是大户人家,不是商人,也应该是个官吧,那女的估计便是他的夫人,脱去名贵的衣服,也就应该跟个媒婆一般。

简单的说,就是从东边来了两个胖子,而且是两个狼狈的胖子。




容不得我多想,我礼貌的迎上前去。

“两位客官,想必一定是连夜赶路,到本店歇歇脚吧。”我一边弯着腰,一边微笑着,恭敬的说到。

听我这一说,那两人渐渐慢下脚步,那员外气喘吁吁的,一手扶着腰,一手与那夫人的手搭在一块。

“小伙计,歇脚不必了,可否给我俩一盏茶水,我们急着赶路。”只听那员外吃力的说到。

“客官客气了,我这就去给你准备。”

“这里有五两银子,权当是茶水钱。”那员外一边说到,一边从兜里掏出一锭银子。

“客官,这是本店该招待的,只是这五两银子,实在不用这么多。”我礼貌的回绝。

“小伙计,你就收下,快去准备茶水吧。”那夫人很急的样子,一边催促着。

于是我便拿着五两银子,去厨房准备了几个包子馒头什么的,并弄上茶水,一并给了那两人。




只见他两人,接过之后,一饮而尽,又连声道谢。正当他们要走之际,那员外又回头问我。

“小伙计,这城中是不是有一位叫易中的神医。”

“有的,有的,就在城内的易中医馆。”

他们又连忙道谢,便又急匆匆的走了,只听到。

“老爷,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遇到这么好的店小二,又快找到了神医了。”那夫人说到。

“是啊,咱小女的失忆症看来是有救了。”

我也无暇理会他人家事,只是盼望佛祖保佑,愿员外千金能早日康复。

于是,我回到客栈中,开始新的一天吧。




这时,背后一阵凉风袭来,让人不寒而栗,还未等我回头,便传来一口外地方言,且粗声粗气的。

“小二,来碗炒牛肉,再上本店最好的酒。”那声音如雷声一般。

我一回头,只见,两个高大,且黝黑的壮汉,站在门口,瞬时间,客栈内没有光线了。那两个人手里还拿着刀,身上穿的是兽皮,一看就是山大王的样。

我心想,不会是来抢劫的吧,或者是约了什么武林人士来大开杀戒。不是吧,我这又不是龙门客栈。

“两位客官,这边坐,我这就去准备。”我还是只能微笑迎上去,带着他们坐下来。



“大哥,你说,咱俩这一路,跋山涉水的,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何必啊。”其中一人埋怨到,直拍桌子。

“二弟,你有所不知,你别看这里穷山恶水,我听说这里有一村庄,养鱼的。”另一个人冷静的回答到。

“那又如何。”那人还是不解气,仍是一肚子气。

“你听我说,这个养鱼的村落,别的不怎么样,好就好在,那里有一个鱼塘,每年村庄的鱼那是名扬于外。我们此去,强行占领他们的地盘,也能捞几个钱。”

后来,他们便开始在桌子上指指画画,应该是在部署着作战计划吧。我只觉得好笑,真没见过这样的强盗。

随后,给他们上了酒水和菜后,我也没管那么多了。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了,掌柜的也终于是起床了。

来往的人也越来越多,出城的,进城的,都忙碌了起来,也是我要手忙脚乱的时候了。

中午的时候,是最忙的时候,歇脚的,住店的,吃饭的,似乎都约好了,一齐往客栈里挤。

“店小二。”门口又传来一个声音,却只叫小二,却没说其他,而我也觉得声音听上去有点耳熟。

我回头看,原来是师父,也就是我的再生父母,那个把我抱进云林寺的人。我顿时间,喜笑颜开,奔上前去。

“师父,怎么又是您一个人下山化缘,还背着个包袱。”我忙取下师父的包袱,搀扶着师父进店坐下。

“徒儿啊,你也有好些日子没回山上了,寺中老老小小可都挂记着你呢。”师父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正调皮的跟我说说笑笑。

“这段时日,店里生意好,这不,一忙起来,就抽不出时间了。”我说到。

这时候,掌柜的走了过来。

“大师啊,你可不知道,这小家伙,在店里那可勤快了,忙上忙下,把客栈弄的有声有色的,我可不愿放他回山,哈哈。”掌柜的开着玩笑说到。师父也合着掌柜的笑声。

“明天是中秋节,我给你放个假,你回山去团个圆吧。”掌柜的拍着我的肩膀说到。

正说到,师父从包袱里,拿出一块石头,那石头晶莹剔透,仿佛一块玉。

“徒儿,这是为师在山顶捡到的一块石头,见其似有灵性,我便把它交予你,愿能保佑你。你自可每日带在身边,携它到这繁华之地去历练一番。”师父意味深长的说着。

“多谢师父。”我接过那石头,心里开心极了。

“徒儿,为师一生没去过远地方,只是在书中听闻西方极乐世界,才如此的无知。我此来是与你道别,我要去西天看看,你在这里好生修炼着。”

“师父,你这一去什么时候回?”我甚是舍不得的问到。

“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四年,径回上山。”

后来证明,师父一去就花了十四年,带回三本经书,还带回来四个徒弟,后来死了一个。

告别了师父,我握着手中的那块石头,心中有点愁绪,不过一下子就好了。

又逢夕阳西下,客栈里来了一个女子,那女子没说什么话,只是不停的喝酒。而我也没管她。只是过段时间就要提着几壶酒到她桌前。



“小二,给我这酒壶满上,再给我准备些干粮,还有,给我这马也喂些草料,要上等草料。”我心想这人是谁,这么多的要求,回头一看。

只见那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等等诸多侠义人士的形象。身披一盔甲,那么,这样一来,就是一位将军喽。的确是的,手中那一杆大刀,更使他威风凛凛。

他只是进店等候,饮着几口小酒。

奇怪的是,那人手中放下了大刀,却紧握这一杆笔,那毛笔看上去,也不见有多名贵,且有很多年月了般。我心想,一介武夫,怎会如此爱惜一支笔,着实令人费解。

给他的马喂完草料,酒水,干粮也都准备好了,结了账,他便急忙又去赶路了。只听到他口中念念有词。

“大哥,这马能日行千里,相信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辞别那人,已是夜晚时分。

“小二,小二,过来。”那位女子已经醉得不成样子,却还在招呼着要酒水。

我走上前去,那女子看其打扮,也不像是寻常百姓家子弟。倒像是某位庄主的千金小姐,或遇上什么父母逼婚,而又不愿下嫁,还不舍得自己的情郎。

这种深闺怨女,来客栈者甚多,我也只能叹息。

“小二,陪我聊聊天。”那女子含糊的说着。

“姑娘,店里规定,不能与客人聊天,而停下做事的。”我难为的说到。

“你不陪我说话,那我不结账了,你掌柜的有没有说客人第一。”没想到这女子还很执着。

夜晚了,店里人也不多了,我便说与掌柜的听,经同意,我坐到她桌前,听她说着。

“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离开他的,他一定以为我骗了他。”她一边说着,一边流着眼泪。

“嗯嗯。”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就只能随便回应下,以证明我真的有在听。

“明天,我们山庄要面临大敌,我不能舍弃家人不管的,但是我又不能告诉他。”她还是不停的说着。

“嗯。”我还是只能嗯一下。

“你知道吗,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是我跟他相识一年了……”她话还没说完,就醉倒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只是,眼角还在流着泪水。

过了许久,来了几个带剑的人,说是这女子的家丁,便把她带走了。

送走了最后的客人,一天的工作也便结束了。掌柜的算完账,也早早的去休息了,而我收拾了下,也准备躺着休息了。

今天发生了什么,舒服的,劳累的,开心的,忧愁的?一切都已过去了,自有明天去评断。

那么,明天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