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蒂卡波岁月-新西兰日记

2015-10-23 21:0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蒂卡波岁月-新西兰日记


我将起身,现在就出发,前往茵尼斯芙里

在那筑一间小木屋,用黏土与笆篱

那里我将拥有九排豆荚,一个蜂巢储存蜂蜜

独自生活在蜜蜂攘鸣的林间空地

——叶芝 《茵尼斯芙里岛




叶芝写这首诗的时候,幻想可以像卢梭一样可以住到一个小岛上。Motuariki是一蒂卡波湖心无人岛的名字,motu意岛屿,ariki意酋长。


它就像一句咒语,当我每天在约翰山上看到Motuariki的时候,我想到Innisfree。








因为一份咖啡馆的工作,我来到了这个小镇。



日的咖啡馆,夜的咖啡馆




咖啡馆在离蒂卡波小镇15分钟车程的约翰山上。曾被《孤独星球》评为“天与地之间最美的咖啡馆。”




每天去咖啡馆的路。有时候,我会起得早早的,爬1个小时的山去上班。





下雪时就变成了这样,封山路,咖啡店关门,我们不得不拿着铲子去铲雪。





Middle of No Where.周围是南阿尔卑斯山脉,脚下是土耳其蓝的蒂卡波湖。





Astro Cafe咖啡的日常。认真做每一杯咖啡。

喜欢每次端上咖啡时,客人惊喜的表情。



英国人Tom来到新西兰之后哪里也没去,在这个山上咖啡馆打起了工,他同时也是音乐人,喜欢日漫。



每天早上写上食物的名字。



尝试做各种蛋糕和三明治。Carrot cake是我的最爱。



约翰山也是由坎特伯雷大学运作的天文观测站,这里是世界黑夜保护区,是新西兰观星的最佳场所。咖啡馆隶属Earth and Sky,是蒂卡波著名的观星公司。



美国NASA到访,和他们一起参观新西兰最大的天文台MOA。




Jake,观星Guide,对星空一片痴迷。一天晚上和他一起走回家,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银河,突然说了一句:“能做这份工作,生活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七夕那天的星空。(室外温度经常是零下10度,所以请大家忽略熊熊的我。)



那天和Lau Fong去看极光。


我住在蒂卡波小镇上。




是公司日本老板Hide桑的家里。虽是Earth and Sky创始人,但他还在公司开车接送去约翰山观星的游客,所以每次介绍自己时,他都谦虚的说:“我是开车的。”




Hide桑又忘了收衣服。



一下雪,蒂卡波就变成了童话世界。



下雪没工的日子里,心血来潮为咖啡馆做了一些海报,后来它们贴在了办公室门口。




最后一天工作。我的Farewell。



Farewell在我最爱的日料店KOHAN。(好吧,我有过一周去7天的记录。)



左边是好友Lau Fong,我的照片都是她拍的。右边是咖啡馆经理Chrissy。


有一天Chrissy开车送我回家,周围的南阿尔卑斯山上升起了一颗星,环顾四周,也只有那一颗星而已。


“这是维纳斯。”Chrissy说,“我们只能在傍晚或清晨时分看到它,夜幕降临它就消失了。”

“好美的星。”我说。

“不,它不是恒星,它是一颗行星。”Chrissy纠正我。

A planet, not a star.




一个不需要辩护的世界。



何其荣幸,我曾拥有过它。



《茵尼斯芙里岛》全诗:

The Lake Isle Of Innisfree
——William Butler Yeats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and go to Innisfree,
And a small cabin build there, of clay and wattles made:
Nine bean-rows will I have there, a hive for the honey-bee,
And live alone in the bee-loud glade.

And I shall have some peace there, for peace comes dropping slow,
Dropping from the veils of the mourning to where the cricket sings;
There midnight's all a glimmer, and noon a purple glow,
And evening full of the linnet's wings.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for always night and day
I hear lake water lapping with low sounds by the shore;
While I stand on the roadway, or on the pavements grey,
I hear it in the deep heart's 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