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JCI:鼓励临床医生做科研的正确姿势

2015-10-21 19:1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JCI:鼓励临床医生做科研的正确姿势

搞科研的临床医生在拯救人类生命的事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却可能越来越不被人们重视。


“临床科学家的平均年龄比之前大,得到回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现在临床科学家的数量稳定是因为年龄大的还在坚持工作,未来将会有所减少。”


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的博士、医学博士Dianna Milewicz说道。


Milewicz是《临床研究杂志》一篇评论的首席作者。一篇评论叙述了关于增加以临床研究为主的医生数量的计划,文章标题叫《拯救临床科学家:该行动了》


该文研究了年轻研究员们的高辞职率、无法维持高效多样化的工作流水线、临床科学家的平均年龄显著上升等问题,并得出了如下四个解决方案:


1、借鉴MD_PhD的课程用于毕业后培训;

2、将独立工作前的时间缩短至少5年;

3、培训项目更加多样化,并增加其数量;

4、在医学中心和医学院成立临床科学家职业发展办公室。


“医生们熟知疾病,这可被用于医学研究中,我可以检查病人和他们的临床表现,比如脸部皮肤薄厚可以反映是DNA的哪部分改变造成这个疾病的发生。”


“这是众多医生的伟大发现之一,他们研究的胆固醇代谢机制造福了全世界。”


医学遗传学专家Milewicz说道。


Milewicz的导师是达拉斯的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两位著名的临床科学家,医学博士Michael Brown和医学博士Joseph Goldstein。他们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导致了降胆固醇药物(他汀类药物)的发现。


Milewicz指出,临床科学家已经太少了,并且会越来越少,除非采取一些措施。美国医学会调查的美国一百万医生中只有14,000人认为研究是他们的主要职责。


Milewicz和她的团队建议增加女性和少数民族临床科学家的招募,完善临床科学家们的培训过程。


他们的文章还说“与其等联邦政府解决我们的问题,不如敦促学术界与NIH、全国性临床专业学会、医学组织合作,以达成我们的目标”。


1980年,临床科学家大约都是35岁时得到第一笔独立的美国国家卫生院资金,2011年的时候,这个年龄就变为了45岁。


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生物医学研究生院等全国的大学有MD和PhD课程。文章中还建议那些机构与这类研究生院更多的共享实践的机会。


David Savage是在研究生院一名MD/PhD课程的学生,他认为临床科学家知道如何去解开病人身上的奥秘。


面诊病人、询问家属和聆听他们的故事都很重要。医患关系中的独特视角会帮助你更好地理解病人在疾病预防、诊断和治疗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挑战。最终,作为临床科学家,你的独特视角可以转化为可在实验室中研究的科学问题。”


David Savage的同学Kemly Philip-Pandya补充道。


MedSci评论:


MedSci小编通过日常与医生的交流发现,确实有一部分医生不喜欢做科研,但是也有不少医生认为应该做科研。关键是临床医生做科研应该从临床中来,回到临床中去,应该是为了解决临床上的实际问题,而不是为了解决晋升问题(至少不仅仅是)。这篇文章很好地阐述了临床医生做科研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并且提出了鼓励临床医生做科研的办法:给他们更多的培训和机会。小编读到这篇文章感到非常自豪,因为我们的MedSci学院就一直坚持做临床科研方法的培训,希望我们能为中国临床医学的进步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欢迎进入MedSci学院:http://edu.medsci.cn/


本文由MedSci整理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MedSci新版APP来啦,全新界面, 全新体验!

查期刊,找基金看资讯做统计医学工具样样有更优惠课程学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下载APP

↓↓↓